爱看书吧 > 女生小说 > 混沌冠冕 > 第四百六十四章,敲定远征
光头歌者和奥勒姆女士的对话充分揭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

渥金不是失踪了,而是深陷在了无底深渊的某个监牢之中。

摩根没有告诉亚伦等人的是他其实和奥勒姆女士认识——当一个商人做生意到了多元宇宙级别,他就有可能和其他天宇的财富之神接触,不同的天宇有不同的财富之神,区别只是在于有些天宇,财富、贸易等神职可能是由某位强大神力兼管,但也可能是由某位中等神力专管。

双方对照着各自描述了一些细节。

光头歌者染有渥金血液的神祇金币是他在阿兹格拉特找到的,根据摩根的调查,渥金在被俘之后已经被六指格拉兹特封印了所有的神力,她现在变得和一个普通女人无异,格拉兹特不断地诱骗渥金交出自己的神魂和神格,让自己的女儿取代渥金成为财富之神。

渥金尝试着贿赂守卫逃出过监狱,但是对深渊领主的恐惧很快就取代了对财富女神许诺的渴望,在格拉兹特赶来之后,渥金重新被关进了格拉兹特的银宫,每一天每一天都受尽各种屈辱和折磨,而摩根的染血神祇金币正是在渥金那次逃走的过程中散落出来的,大魔鬼花了大价钱从一个恶魔守卫手中买来了这枚金币。

至于其他消息,摩根自己也不太清楚了。

他的话很快就从圣币女士的身上得到了印证。

奥勒姆女士叹了口气,示意摩根跟着她来。

“无论你生前是什么,你现在都已经是个魔鬼了,摩根,如果是以前的我,绝对不可能和一个魔鬼合作的。”老迈的秃头圣币女士听完了摩根的描述,叹了一口气,她起身示意摩根跟着她来。

“促使我相信你的原因除了伱的说辞以外,还有哈兰娜,她是我的学生,这些日子她已经被梦境所困扰,这些梦让她无法入睡,她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没有任何魔法或世俗的疗法能给她带来任何缓解,我们也找不到这些梦的原因。”

圣币女士带着摩根来到了黄金尖顶大神殿中一处被重兵看守的房间,在路上,圣币女士描述了渥金教会花费重金让预言系法师们复原的错乱梦境画面。

腐烂和烧焦的肉,充满着臭味的食物和酒被摆放在桌子上。

饱受折磨的痛苦灵魂传出的尖叫声。

急促的呼吸声,慌不择路的逃命和远处的风声。

金发女人被困住的哭泣声和不远处传来的扭曲狂笑。

“这可能是渥金,我们的财富女士那次逃出时传递的一些错乱碎片。”摩根背着双手跟在圣币女士后面,光头歌者心中对渥金教会的调查能力感到震惊。

他本以为自己掌握了核心情报之后应该能领先所有人一大步,没想到他也仅仅只是比渥金教会知道得多一些罢了。

幸好来得早!

“在哈兰娜开始做噩梦之后,我就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普通的梦,经过神术和魔法的测试,我发现它们是幻像,是神圣的幻像。”圣币奥勒姆女士疲倦地说道:“我和吾主的信徒们努力地寻找着幻像的来源,我为此特地询问了黎儿拉女士,黎儿拉女士通过祂的牧师告诉我,这件事和祂无关,这让我确定了幻像的来源。”

奥勒姆女士带着摩根穿过堪比城镇的黄金尖顶建筑群,经过一个马厩、几个仓库和几栋办公楼。在远处可以看到黄金尖顶中心本身的金字塔。

起初,摩根以为圣币女士想要把自己带到金字塔顶端,但她把摩根带到了一个毗邻的建筑,被重兵把守的教会医院。

沿着走廊走到一个单独的房间,摩根看到了至少一个牧师,一个仆人和几个守卫围着一张用帘子隔开的床。

从白色的丝绸窗帘里可以听到微弱的沙沙声和窃窃私语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做了一个过于活跃的梦或吃得太饱连连打嗝。

圣币女士走近床边,拉开窗帘示意摩根查看情况。

眼前的景象让摩根感到十分恶心,曾经可爱的金发美人变成了一个被遗弃的遗物,她的头发蓬乱,汗津津的,眼睛凹陷脸颊凹陷,她的嘴唇破裂流血,好像被咀嚼过,她苍白瘦弱的身体浸在自己的汗水中,因无数次肌肉颤抖而颤抖。

“这是深渊的气息。”摩根强忍着恶心:“能让魔鬼感到恶心的,只有深渊的东西。”

“很好,那么一切就都对得上了。”圣币女士对一切再无怀疑:“开价吧,魔鬼,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一定有了计划,那么,开价吧,为了能够拯救我们的女神,我们会愿意为您的行为开出一个合适的报价。”

“我所祈求的报答,你们的女神会为我兑现,至于凡间的财富,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文不值。”大魔鬼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可能确实有一个麻烦需要渥金教会的帮助。”

摩根将亚伦准备对希瑞克在安姆的势力重拳出击的计划和圣币女士说了。

“渥金教会一直以来都秉承中立的原则。”圣币女士听了光头歌者的计划后深深地皱眉。

摩根的提议毫无疑问越过了渥金教会的行事准则,但是……奥勒姆看了看在床上病恹恹的哈兰娜。

为了我们的女神,少不得破例一次!

“好吧,你们需要我们什么样的帮助?”

“我们需要你们的力量支持,我们要围猎暗日在安姆的两位高阶祭司……我们还需要渥金在安姆的影响力,我们要让暗日教会在安姆也成为非法教会,至于理由和指控证据,你们不用担心,你们只需要在关键的六人评议会上投出赞成驱逐暗日教会的那一票即可。”

“时间有点紧。”圣币女士说到这里,颇为自傲地昂起头颅:“这么短的时间,我们只能叫来12个传奇,如果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准备,我们可以集合50个传奇参与这场围猎。”

12个传奇,一句话招来,多给圣币女士一些时间的话,50个传奇将在圣币女士的呼唤之下集合!

圣币女士或许其他不足,可就是钱多!

渥金教会正是靠着惊天动地的财富累积,靠着数十条贸易线路成为国度最有影响力的教会之一。

财富女神教会的底蕴,恐怖如斯!

就在黄金尖顶的病房中,此次深渊远征被正式敲定。

远征代号——渥金!

…………

深渊远征被敲定之后,亚伦等人下榻的旅馆也更换为渥金教会自营的银谷庄园,财大气粗的圣币女士宣布会为远征队一行人报销所有的住宿费用。

下午,萨米尔最先回到了银谷庄园,竖琴手同盟成功地联系上了贾希拉,很不幸的是,贾希拉正沉浸在失去丈夫的痛苦之中,她表示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紧接着亚伦和奈丝媞娅返回了银谷庄园,然后是摩根,维康尼亚有事要做,要到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就这样,当亚伦、摩根、萨米尔、安诺明和奈丝媞娅晚上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晚上似乎无事可做了。

银谷庄园的大堂内依然和所有渥金教会的习惯一样,装饰得金碧辉煌——也可以称之为俗不可耐,大量带有强烈财富意味的装饰和徽记填满了大堂内的每一个角落,从墙上的金丝挂画,到壁炉前的“渥金之手”,从使用樱桃木制作的镶金桌子,再到以各色大理石、孔雀石、石青石、斑石、碧玉镶嵌的地面,以包金、镀铜装璜的家具,以各种质地的雕塑、壁画、绣帷装饰的墙壁。

不是金,就是红,或者白。

“太亮了!”刚刚从外面走进来,奈丝媞娅就抱怨着捂住眼睛:“难道我们的圣币女士不知道有光污染这个词么?魔索布莱城的男卓尔要是进了这个房间,第一时间皮肤就要起泡!”

“那么以后你可能要学会习惯这些。”亚伦拉着奈丝媞娅的手在大厅中间坐下:“别忘了,你已经是奈丝媞娅-萨利安了,你不再是班瑞了。”

“哼~我要真是萨利安了,现在睡在你城堡主卧里的应该是我!”奈丝媞娅鲜红色的美眸轻轻地白了亚伦一眼。

一张小桌子被放在大厅的中央,上面摆满了安姆此处最高级别的筵席,肉类、鱼类、奶酪、新鲜水果(包括一些亚伦从未见过的种类)、新鲜出炉的皇后面包和冰镇葡萄酒放在一个大银盘上。

圣币女士的仆人示意五人可以无限制地享用,渥金教会的财力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几个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计划已经敲定,圣币女士承诺会动用教会的资源和财力来帮助我们前往无底深渊。”摩根优雅地坐下,大魔鬼饶有兴致地十指相扣:“拉斐尔需要一点时间准备,然后我们就可以从博德之门‘魔鬼的小费’商店那里前往地狱第一层。”

奈丝媞娅一双长靴美腿跷起,真皮长筒靴的表面上有些地方落了雪,顺着闪动的银链发出哗哗的响声,细细的靴跟和尖尖的靴尖如两把尖刀一般动人心魄,在私人环境中,暗精姐姐便解开了自己一头绚烂的银发,双腿交叠之下,包裹在黑色极光丝袜中的大腿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冷艳的绝世容颜上略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具体是怎么做?你和那个大魔鬼是要一起朝着月亮长啸么?”

“摩根是大魔鬼,他又不是马拉的狼人。”萨米尔嗤笑着举起酒杯:“关于兽化人,我想亚伦比你熟悉,苏伦有很多兽化人信徒。”

“不,我们不会朝着月亮长啸,我们会通过一种特别的方法打开传送门,我们会从传送门进入无尽天梯,并从天梯抵达地狱第一层——阿弗纳斯。”摩根神色严肃:“具体应该怎么做,我认为我没有必要和你详细解释。”

“在我看来……”奈丝媞娅一双大长腿换了一个姿势,她冷然说道。

“我并不是在征询你的许可,女士,如果你打算和我们同行,那么就要听我的。”摩根摊开手:“如果你不信任我,你可以不参与。”

“好了,奈丝媞娅。”亚伦轻轻地拍了拍奈丝媞娅的手心:“我也确实要去地狱一次,我想要看一看冥河,也想知道一些有关于扎瑞尔的事情。”

“对,扎瑞尔,我记得她和埃莉诺关系匪浅?”萨米尔笑道。

奈丝媞娅的眼神变得凌厉了,暗精姐姐想起那个白捡到亚伦,享受了亚伦所有宠爱的苏伦牧师,心中就妒火燃烧。

她凭什么?

“闭嘴,萨米尔。”亚伦示意拱火的萨米尔闭嘴:“既然今晚不用忙,那么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我们可以完善一下我们的计划?”摩根靠在椅背上。

“完善计划最好是等到圣币女士的传奇们就位,还有明天贾希拉、爱蒙等人赶来再说。”亚伦摇头。

“那我们来打牌吧!”萨米尔立即从身上掏出了几个卡包:“这是我在深水城市场淘到的海岸巫师会最新作品,你们看,这是‘地’,这是特殊标识,这是‘守护天使艾维欣’!”

“看起来很复杂,我才不想花几个小时了解一种我再也不会碰的游戏。”奈丝媞娅反对。

“或者,我们可以喝一杯。”安诺明开口了。

“那你们喝吧,我有事要和亚伦谈谈。”奈丝媞娅眼珠一转,妩媚的暗精姐姐拉着亚伦离开了长桌,来到了楼梯旁:“他们的提议都太无聊了,亚伦,让我们做点更有趣的事情。”

“什么更有趣的事情需要我们单独讨论?”亚伦眨了眨眼睛。

“爱。”奈丝媞娅一双勾魂夺魄的猩红色双眼中从不掩饰自己的强烈欲望:“我刚才看了,楼上的卧室还不错,够用了。”

“哇呜,你真的很直接。”亚伦搂住了奈丝媞娅的腰肢。

“我已经过了娇羞矜持的年龄了,亲爱的,除非你求我?”奈丝媞娅用食指戳着亚伦的胸口:“喝酒这种事不急,我们可以两个小时之后再来加入他们,怎么样?”

“我的话,可能要五个小时!”亚伦发现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

“咯咯咯~不愧是亚伦。”奈丝媞娅伏在亚伦的胸膛上:“你放心,我这次带了很多条丝袜来,绝对够用了。”

“快来吧,亲爱的。”暗精姐姐抓住亚伦的大手隔着衬衫按在她的小腹上,眼中尽是无尽的柔情漩涡:“我等不及变成泡芙了~”

更新了,求票票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