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该不会是个脸盲吧?
“卧槽,老钟!”
就在钟文和莲神交谈之际,沙王盯着他凝视良久,突然惊呼出声道,“你怎么也掉进来了?”
“你认得我?”
钟文愣了一愣,转头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脸莫名道。
“装你妈的装!”
沙王脸色一变,大为不爽道,“咱们共事了多少个年头?你就算化成灰,老子特么也能一眼认出来……咳,咳咳!”
情绪激动之下,他只觉胸口一甜,再次咳嗽连连,吐血不止。
“共事?”
钟文脸上的表情愈发茫然。
“女人!”
沙王登时急了,忍不住转头看向荷仙,“你说他是不是老钟?”
“老钟?”
不料荷仙居然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你特么……”
眼见她这般表现,沙王不禁气极,破口骂道,“在王庭待了这么多年,该不会连其他混沌守卫都认不全吧?”
“怎、怎么会?”
此言一出,荷仙因受伤而苍白的脸颊居然罕见地微微泛红,支支吾吾道,“你、你们九个的气息,我、我还是记得的。”
“那你怎么会认不得老钟……等等,气息?”
沙王还要训斥,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若有所悟道,“你、你特么该不会是个脸盲吧?”
荷仙俏脸愈红,垂下螓首,沉默不语。
原来她是靠气息来认人,根本就分不清人脸!
可她为何认不出老钟的气息……
沙王恍然大悟,再看钟文之际,情绪已然平静了许多。
如此一来,登时被他看出了些许蹊跷。
眼前之人的五官与自己所熟知的那个钟文几乎一模一样,可皮肤却十分光滑,脸上没有半点皱纹,年纪显然要轻了许多,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更加玄奥,更加莫测。
以沙王的顶级神识,竟也无法看透对方的真正实力。
不是老钟!
世上怎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该不会是老钟在外头生的杂种吧?
他愣愣注视着上空的白衣青年,眼神闪动,思绪万千,想象力控制不住地发散开来。
“啪!”
就在沙王发呆之际,许万芯手腕灵巧一转,反过来抓住钟文的手臂,掌中陡然闪耀起诡异的光芒。
“呲~”
被她手掌触碰到的瞬间,钟文的右臂居然化作水蒸气飘上天空,很快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许万芯的左手也是一掌拍出,迅疾如电,直奔他面门而去。
“好痛!”
钟文眸中的惊异之色一闪而逝,口中怪叫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痛苦的表情,周身白光一闪,原本消失的右臂瞬间恢复如初。
他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要闪避的意思。
许万芯左掌突然光芒大作,毫不留情地拍在他脸上,却不料直接穿透过去,竟没能触碰到任何实体,就仿佛打中了幻影一般。
什么鬼!
她心中一惊,本能地想要后撤,钟文却是双掌齐出,风驰电掣,“啪”地同时抓住了她的左右手腕。
“噗!”“噗!”
伴随着两声脆响,许万芯的双臂竟然被生生扯了下来,与躯干完全脱节,鲜血如同喷泉般飙射而出,溅得极远,本就不怎么美观的脸庞瞬间扭曲到了极点,令人无法直视。
“走你!”
钟文嘿嘿一笑,将扯下来的手臂当作棍子顺势一挥,“砰”地一声砸在她腰部。
于是乎,堂堂混沌境大能,竟如同棒球一般被狠狠打飞出去,转眼便消失在了视线之外,惨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散。
“来了么?”
望着突然乱入的钟文三人,魂天帝眸中寒光一闪,并不如何惊慌,右臂再次一挥,朝着一众甲士冷冷地下达了指令,“正好一并解决了。”
话音刚落,登时有上百名甲士齐齐发动,朝着钟文所在的方向飞扑而来。
火焰、水箭、冰霜、风刃、雷霆、毒烟……
一具又一具战甲齐齐闪耀,形形色色的技能犹如雨点般爆射而出,朝着他劈头盖脸地狠狠打去,每一道攻击无不蕴含着堪比顶级混沌境的可怕威势,场面之壮观,气势之恢弘,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绘。
“厉害厉害!”
钟文嘻嘻一笑,左手轻轻一拍钟乐乐大腿,掌心蓝光一闪,将小萝莉瞬间传送到了洞虚金轮身后,随后抬起右臂,缓缓一拳打出,“野球拳!”
耀眼的拳光犹如太阳冲破乌云,霎时间席卷四方,所过之处,什么火焰冰霜,什么雷霆狂风,都如同炎炎烈日下的积雪般迅速融化,眨眼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砰!”“砰!”“砰!”
一个又一个穿着铠甲的身影纷纷从拳光里倒飞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抛物线,坠落在战场的各个角落,轰出无数个巨大凹坑,巨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许久之后,拳光才渐渐散去,原本攻向钟文的上百名甲士竟然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无人幸免。
不少人的盔甲甚至都被轰碎,露出藏在其中那血肉模糊的身躯。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正在战斗中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屏住呼吸,傻愣愣地注视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时间无人开口。
一拳击溃了上百名混沌境甲士!
还不是普通混沌境,而是穿了超级战甲的强横之辈顶级混沌境!
这是个什么概念?
石门瞪大了眼睛,藏在头盔里的面容当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位主上的实力,很可能有了严重的误判。
荷仙原本清冷俏丽的脸蛋早已不复从容,看向钟文的目光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若不是小莲,如今我的下场,比这些甲士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一想到自己曾经用泽芝仙境困住对方,她不禁脊背发寒,冷汗直冒,心跳不自觉地快了几分。
魂天帝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阴冷和凝重,眸中透出的寒意堪比冰雪。
“卧槽,野球拳!”
沙王呆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仿佛有了重大发现一般,高声嚷嚷道,“还说你不是老钟!”
钟文瞥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又有数百名甲士从四面八方疯涌而来,将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愈发狂躁的气势鳌掷鲸吞,煊天赫地。
这一回,甲士大军竟是倾其所有,仿佛不将他轰碎成渣誓不罢休。
“轰!”“轰!”“轰!”
无尽的火焰、冰霜与雷霆等元素之力犹如瓢泼大雨,疯狂砸向钟文等人所在的区域,空气时而灼热,时而冰冷,焦烟与寒雾盘旋交织,夸张的炸裂声连绵不绝,整个迷雾世界都不禁剧烈颤抖起来,竟然营造出一派世界末日的恐怖景象。
“啊!!!”
强光之中,突然传出柳漪娴的惊呼之声。
却是她一个不慎,被一道雷霆狠狠劈在胳膊上,痛得秀眉紧蹙,哀呼连连。
“柳家妹子!”
这点伤势对于尸种而言其实算不得什么,可听见心上人的叫声,邢苛却是神情剧变,心如刀绞,连忙快步来到黑寡妇身旁,一脸紧张地问道,“你没事么?”
“没、没事。”
柳漪娴摇了摇螓首,贝齿轻咬嘴唇,美眸水光盈盈,嘟着樱桃小嘴委屈巴巴地答道。
“那个该死的混账!”
这一番楚楚可怜的表情落在邢苛眼中,直教他揪心不已,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说道,“等着,我替你报仇!”
“噗!”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不知怎的,突然出现在了一名甲士身后,一声脆响之下,右手居然毫无征兆地穿透了对方胸膛。
而被击穿的,正是先前以雷霆之力伤了黑寡妇的那名甲士。
整个过程中,竟然无人看清他是如何移动,如何出手的。
仿佛在他出手的那一刻,甲士的命运就已经注定,没有任何抗争的余地。
“砰!”
下一刻,这名甲士的身躯连带着战甲一道四分五裂,彻底粉碎在半空之中,而邢苛的身影也已消失得不见了踪影。
“咦?”
站在魂天帝左侧的蒙面黑衣人口中轻呼一声,“这不是执着的邢苛么?”
“邢苛?”
右侧的粗犷大汉脸上登时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那个废物邢苛?”
“刚才那一下子,可不是废物能够做到的。”
白发老者任海呵呵笑道,“看来此人实力不容小觑,从前不过是在扮猪吃老虎罢了。”
几人闲谈之际,甲士们的轰炸仍在继续,钟文等人所在的位置完全被华丽的声光电所包围,令人看不清其中景象。
“砰!”“砰!”“砰!”
而邢苛的身影则不断出现在天空各处,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神出鬼没,身法如电,所过之处,一个个甲士纷纷炸裂开来,尸骨无存,手段之狠,效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情场屡屡失忆的笑话。
他,是无所不能的神灵!
令人闻风丧胆的死亡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