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千一百二十六章 男人们的诉苦

****************************************************************************************

“干杯!”

绿林酒吧因为五兄弟的存在,比平时多出了一种刺耳的喧嚣,让已经习惯这里气氛的顾客频频注视过来,要不是看对方人均八块腹肌,高大威猛,不大好惹的样子,怕是早已经有不满的家伙上前理论了。

往日,我们玩闹归玩闹,也会尽量克制嗓门,不给菲妮她们造成太大的困扰,然而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没又人在乎这些。

大家敞开了吃,敞开了喝,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碰的砰砰作响。

喝着喝着,原本格外豪迈,爽朗笑容中带着七分憨蠢的高特大猩猩,忽然两行热泪无中生有,奔腾而涌,来了个措不及防的泪流满面。

不是第一天认识他,知道他有这样说哭就哭的本事,大家脸色波澜不惊,只是放下杯子的动作放轻放缓了一些,默默等待着高特的表演……啊不,是倾诉。

“最近啊,我突然发现我家丽娜,好像有事情瞒着我。”

高特完全不顾两行热泪打湿桌布,保持着面庞三十三点五度角仰起,他仿佛回想起了和妻子相识相知相恋的点点滴滴,脑海中闪现着诸多的走马灯。

“不是,我说高特大哥,以丽娜大姐的身份职务,有事情瞒着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倒不如说什么事情都跟你说了,才是违反相关规定吧。”

兄弟中,脑子还算清醒的野蛮人兄弟抠着鼻孔,好心安慰。

“不是的。”高特不断摇着头,两行热泪也跟着他在半空做出螺旋坠落的高难度运动。

“不是公务,是私事,她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哦?”高特这么一说,大家顿时就来劲了,纷纷探长脖子,一个添酒,一个递上纸巾,一个好言安慰,一个负责做证词笔录。

眼里都透露着一个意思,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要是不继续说下去,吊我们胃口,这兄弟可就没得做了。

“最近啊,我突然察觉到了,丽娜似乎瞒着我,和什么人搞起了秘密私会。”

感受到了兄友弟恭的关怀,高特冰凉的内心涌出丝丝温暖,他胳膊肘支在桌上,并拢的手背撑起下巴,做了一个神秘姿势,用颇具欺骗性的威严面孔,诉说一个让我们震惊的消息。

“不会吧,不至于吧,我看丽娜大姐不是那样的人。”

大家互看几眼,都纷纷摇起了头,虽说我们几个看人眼光不咋滴,但丽娜大姐却是那种一眼就能看穿的女人,心思细腻,开朗大方,性格要强,工作狂人,说好听一点,她很专情,说难听一点,这样性格的女人,不会在感情上浪费太多精力,高特一个足以将其心房填满。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丈夫以外的私情呢,相比之下,我们更愿意相信高特会出轨,毕竟这年头有些人都能接受熊了,接受猩猩应该也说得过去……吧?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丽娜会背叛我。”

见我们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高特难得智商正常发挥,看出了我们在想什么,连忙摇摆着手臂和脑袋。

“就算是秘密私会,也可能是女的,不一定非得是男的吧?”

“也有道理嚯。”大家似乎更愿意接受这个设定,了然点头,纷纷赞同,就说嘛,丽娜大姐那样的人物,比起偷情,搞姬的可能性肯定是要大一些的。

还好高特智商有限,没有继续猜着我们在想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抱头叹气。

“我现在很苦恼,到底应不应该追问丽娜,不问嘛,心里总是不安,担心她在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也怕丽娜觉得我对她不闻不问,不关心她,问了嘛,又担心丽娜觉得我不相信她。”

“放一百个心吧,高特大哥,我认为像丽娜大姐那样的人,肯定是暂时有苦衷,总有一天会主动向你坦白的。”

拉尔不知为何,忽然摆出了人生导师的架势,目光戚戚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安慰自己。

“是吗?也对,丽娜做事向来有条理有分寸。”得到兄弟们的肯定和安慰,高特心里好过了一些,主动给大家倒满酒……或果汁。

“来,走一个,家和万事兴。”

又一巡酒过后,拉尔目光迷离的望着头顶灯光:“其实不瞒大家说,我最近也有烦恼。”

“哦?”大家又来劲了,尤其是高特,露出了看见知己的感动目光。

“本来想开口的,没想到被高特大哥给抢先了,也不怕大家笑话,其实我的烦恼,和高特大哥不能说很像,简直一模一样。”

“丽莎姐也在外面搞秘密私会?”众人震惊,这天要变了么,一个个大姐头般的角色,纷纷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没错,就在这几天,我也发现了,丽莎她……她瞒着我,在和谁进行秘密私会。”拉尔抱头,接过高特的痛苦面具戴上。

“等等,你该不会也以为丽莎姐……出轨了吧?”

“这怎么可能。”拉尔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丽莎,虽然她有着只逊色于我家宝贝莎拉的美色,受人觊觎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但我相信丽莎只会爱我一个。”

虽然吧,能生出莎拉这样的天姿国色,肯定配得上超级美人二字,但拉尔这般王婆卖瓜的作态,以及自恋的表情,还是激起了我们一片一片的鸡皮疙瘩。

“拉尔老大,你这话就不对了。”野蛮人兄弟,单身狗一枚,遭受的伤害尤其大,觉得不能让拉尔如此放肆下去,便开口说道。

“在我看来,丽莎大姐头可不止爱你一个。”

“伱们都知道什么?没有根据的话可别瞎说,不然别说我,丽莎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们。”拉尔脸色猛地一白,刚才有多自信,现在就有多惶恐。

两兄弟这才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当然还有小莎拉了,难道老大你觉得丽莎大姐头不爱小莎拉?”

拉尔愣了好一会,脸色由白到红,由红到黑,最后化作一声怒吼,挥拳狠狠制裁了无良两兄弟。

眼看拉尔无病呻吟式的卖惨卖完了,我看看被痛揍的野蛮人兄弟,又看看大师兄,区区两个半光棍,不值一提,总感觉,是时候轮到自己登场了。

于是,也胳膊肘支着桌,手背抵着下巴,还不忘给自己加上一副墨镜,深沉的一逼,就差第三次冲击了。

“其实,我最近也有一些小小的烦恼。”

“吴老弟,你老婆也秘密私会了?”拉尔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异口同声问道。

我顿时恼羞成怒,不要拿我和你们比较,你以为你们老婆在外面搞私会,我的维拉丝也会有样学样吗?她,她……她……

“是的,她在外面,也搞秘密私会了。”我冷酷地推了推墨镜,随即胳膊软趴趴的垂倒下去,下巴重重嗑在桌上,也不知道喊疼。

痛,太痛了,我的维弥央啊啊啊!!!

“但是,这种小事先放在一边,最近我还有一件更加烦恼的事情。”

罢了罢手,我的胳膊肘重新支棱起来,歪歪斜斜的墨镜重新戴好,整个人再次流露出非常神秘的气质。

“这种小事?”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平时吴老弟三句话离不开老婆,夸上天了都,恩爱到连拉尔和高特都嫌狗粮太甜,如今却说这是小事?

是太过放心,过于自信,还是……真出大事了?!

想到这里,大伙不约而同的吞噎一口,眼神交流一番后,最后委任能说会道的大包工头拉尔,小心翼翼开口。

“吴老弟啊,家里出事了?有什么烦恼可以跟哥哥们说一说,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呢?”

唉。

我连叹三声,在一众紧张的注视目光中,脸色深沉的开口。

“你们,听说过电车难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