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网游小说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第494章 欲壑难平的永金城
霸王龙扎克战败之后,祂的悲鸣被无尽的快子传遍了整个宇宙星空,而此时的“掉线派”们才刚刚平定好“巴利安人”的内乱。

带着第三军团回援的九王爷在听见这一声悲鸣之后,立即看向了自己身边的一位带着兜帽的神秘人;结果一看就发现:原本一直冷静淡定的“艾玛诺克导师”此时握紧了拳头。

“导师,这是……”

自从重生之后,这位神秘莫测的“艾玛诺克导师”就一直在为自己、为所有的掉线派指出道路,他从来都不慌张,似乎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但没想到今天这一声龙吟,会让九王爷第一次看到“艾玛诺克导师”的情感。

“没什么,预料之中的事。”艾玛诺克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叹息什么重要的宝物被人摔坏了,他摆了摆手说:“这里的状况还稳定吧?”

“嗯……”

虽然很好奇这声响彻三千世界的龙吟和神秘莫测的艾玛诺克导师之间的关系,但维诺米隆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巴利安人的叛乱已经镇压下来了,他们的首领已经被看管了起来,按照法律将在七天后处决。”

“纳修吗……说老实的,其实我也舍不得他们。”

似乎是受到之前的那声龙吟的影响,今天的艾玛诺克流露出的感情似乎比以往要多得多。在听到纳修他们将在七天之后被处决时,艾玛诺克的语气显然有些舍不得。

这让维诺米隆感到异常奇怪——明明艾玛诺克导师和纳修见都没见过面。

不过在短暂的调整之后,艾玛诺克还是恢复了过来,感受了一下舰队现在前进的方向之后他象征性地提醒了一句:“现在再去‘应许之地’的入口那里一定会掉进陷阱之中的,这个时代的人们已经将那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决斗场,你们的常规战力优势可以说会被彻底清空。”

艾玛诺克的提醒显然只是说说而已,他自己也知道九王爷和“星屑巨神”他们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我们知道,但既然他们敢将‘奥利哈刚托利托斯’直接放我们面前,那就是下了战书——论决斗,我们也有完胜这个时代的人的信心。”

“也对,如果你们直飞地球的话会发现那里就是个空壳子,还是得回去和他们决斗——还不如让你们的追随者在地球上给他们闹点动作有用。”

艾玛诺克摇了摇头之后,苦笑着小声嚷嚷:“黎政这家伙,借助本世界的人的手将‘奥利哈刚托利托斯’唯一的入口和‘应许之地’的入口纠缠上了,而且方案是让本世界的自己人‘买的’,因果撇得很干净,这让我都没法发作……话说,怎么有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攒够那么大一笔积分啊?这全身是肝都不够吧?”

(乌拉拉:阿嚏!谁在说本美少女的坏话?算了这不重要,决战快到了但我的积分全没了,得赶紧找愿意合作的冤大头……约翰·安德森?这谁啊积分挺多的,咱试着接触一下?)

这段话九王爷显然没听到,这既不是艾玛诺克想让他知道的,也不是他现在关心的。

他只看到现在的“掉线派”舰队已经接近了那片“应许之地”的入口:

宇宙本应该是漆黑的,但现在在那個星系里的一切却仿佛光芒不要钱一般笼罩着那里,就好像一片在漆黑的宇宙之中闪着光芒的云彩。

“通知全舰队,准备好卡组,让这个时代的后生们看看属于十二次元的决斗!”

九王爷拿出了自己的卡组,凝视着那扇“应许之地”的大门,“如果失败我们会凋零,如果成功我们会毁灭……但这个世界,终将自由!”

——————巨大喷流卫星闪灵——————

应许之地,“宏伟之都·永金城”。

在进入了这座城市之后,黎无祸就一直觉得胸口有些闷。这里的空气甜得发腻,同时无处不在的金色也让黎无祸感觉到有些不适应。

曾经在艾玛诺克那里求学的时候她就不喜欢这里,为此她从没找这里的奴玛女士学过东西。

当时的黎无祸——那时候还叫弥赛亚——只是觉得这里不舒服,而现在的黎无祸已经能更加精确地描述那种感觉了。

这个城市就好像磕了药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甜腻和奢华。

这里来来去去的念头们也和“圣珖城”里完全不一样,“圣珖城”里的念头们尽管也很古怪,但至少能算比较像正常人。他们的生活像普通的人类那样有区分、有阶级,也有酸甜苦辣。

但“永金城”里的气氛却完全不同,这里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刻着“物欲横流”这几个字,这里的每一个念头脸上都是病态一般的幸福与兴奋,这里的剧名似乎总有享不完的快乐。

黎无祸谨慎地看着这四周的环境,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了,这里的环境也还是让她很不适应,【还是这样,这里的念头似乎一旦表现得没有那么兴奋或者“幸福”,那面临的就是驱逐或者死亡。】

此时就在不远处,黎无祸就亲眼看着几个穿着ol套裙的女性因为不肯吃一种粉色的糖果,就被路过的警员强行抗走了。

她们哀嚎着,说着类似于“不要把我丢出去”、“谁来救救我们”这样的话,但周围所有“永金城”的居民熟视无睹,仍旧是幸福而兴奋的样子。

黎无祸站在这里,没有动手的打算——因为她知道这是非常常见的情况,和她们一起被抗走的还有另外一个墨镜保镖,他因为突然哭了出来而被狂笑着的警员抗走。

“欲壑难平,‘设定’不足以支撑,面临驱逐。”

东风谷惠的声音幽幽的响起,黎无祸这才意识到现在小惠还走在她前面。

小惠回头看着女儿,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赞赏她没有第一时间上头去救人什么的:“离开是解脱,也是这里的主人希望看到的。”

“话说,我还没问过妈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呢。”

黎无祸向自己身前的小惠问,她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母亲一定要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怎么看都不像她喜欢的地方,“之前你说有事要在这里办?到底是什么事啊?”

而且小惠那张小脸就连微笑一下都难,怎么可能像这里的居民一般做出那种鬼畜的笑容呢?

“和你,和你父亲有关的……大事。”小惠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只说了一个“大事”。

她的表情很淡定,但黎无祸却能从母亲的声音中感受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决心。

“必须去的。”

“好吧,你还是不肯跟我说……但退一万步讲,你怎么混入这里的人群呢?”黎无祸摆了摆手说:“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你装出那种疯狂的样子……啊,他们来了。”

就在黎无祸不知道小惠该怎么应对这里的环境时,之前的那队扛着ol和墨镜保镖的警员就已经接近了小惠和黎无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