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穿越小说 > 神朝除魔录 > 第七十七节 乱象迷眼 魔障缠身
    东辑事局调查科长办公室。

    金四爷闭着眼倚靠在椅子里,双手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击着,脑海里无数条线索飞速的穿插,编织成一张错综复杂的网络。

    在皇宫御马监的屋子里,他指挥番子挖开了地炕,从里面掏出了劈柴的余灰,送去了教习科化验成分了。虽然还没有结果,但是金四爷本能的觉得这是一条重要线索。

    金四爷把春节以来发生的事情进行了一次认真的梳理,跳出单纯的案件排查视角,开始从整体上思考事件的关联。

    黄颂鲧的被捕是因为行为举止异常,被家人举报,这件事应该是一个孤立事件,可以暂时不考虑。丁环宇的暴露和王少阳的自首,则是自己预先排查的结果,现在丁环宇死了,王少阳被监控,暂时没有大的问题。这些事情都是局限于调查科的工作,金四爷做的没有什么疏漏。那么跳出调查科的视角来看呢?

    丁环宇的暴露,直接影响了辑事局的安保任务被取消,从表面看,是辑事局吃了大亏,目前这个泄露消息的内奸还没有找到,他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金四爷原本以为是厂公主动透漏消息出去用来打击张泽泓,但是从厂公的表现来看又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这就很让金四爷费解了,难道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金四爷不敢妄下结论。

    城外流民因为劣质救济粮的事情险些激起民变,再往前追溯,则是因为天灾人祸引起的大面积饥荒,天灾非人力能左右,人祸则是各地的乡绅借着天灾抬高粮价压低地价,大肆兼并土地所致。

    从孤立的事情看,户部侵吞救济粮和乡绅兼并土地,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是这样干的,可是从发现的那本疑似梵魔的伪佛经,金四爷又察觉出有些不对头,神朝远没有到天下动荡的地步,出现这么严重的民情恐怕不单单是时事所致,更是有人在推波助澜,这个人或者这伙人深谙官场和地方的潜规则,因势利导的推动各地官员乡绅压榨灾民,让上流人士成为得利者,让底层贫民越发穷苦,激化官民矛盾,意欲何为简直不可想象,太祖高皇帝所说不假,这些人来到世间,就是要让人间起刀兵、沐血雨的。

    这件事可怕就可怕在即便看透了,也难以解决,因为官绅们不可能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你要是敢动他们,就是把自己放在了全天下最有力量的一群人的对立面,只怕立时就要送命,就算死了也要被人扣上昏聩残暴之类的帽子。所以朝廷只能拼命压榨受灾不重的湖广南洋,运粮食来赈济灾民,试图借助外力解决这个矛盾,但是只怕没那么容易,两只船队接连迷航失踪,湘潭锻冶司进京的铁路被撅毁,真的是意外吗?恐怕不见得,灾民里流传的小册子,与断粮这招绝户计,显然是相互配合,用来制造灾难的。

    再加上这次皇宫内院的盗窃杀人案,虽然幕后之人这样做的目的尚不清楚,但是很明显他的目标是龙椅之上的圣皇帝,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可是无论是驱赶灾民进京,阻断粮道,还是渗透皇宫,要做这些事,都不可能离开官面人物的参与,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已经是吃得脑满肠肥了,参与这种谋逆之事有什么好处?他们难道还能更进一步不成?

    神朝立国也有一百多年了,太祖高皇帝的除魔秘录虽说在东辑事局秘而不宣,但是官场上的大小官员多少也能知道点,尤其是梵魔的魔思主张,和他们根本是南辕北辙,他们怎么会和梵魔搅在一起?是他们狂妄到以为自己能操控梵魔,还是说梵魔与官员本就是两路人,自己错把他们混淆了,又或者梵魔之事根本不存在,只是自己神经过敏的一次臆测?

    但不论梵魔是否存在,有人在阴谋造反是板上钉钉的事,只要有人反对朝廷,那就是辑事局职责范围内的事。现在那个孙悟本找不到,邪佛册子的排查陷入僵局,皇宫内院的杀人案一时也难以取得进展,唯有“惊蛰”行动还在缓慢的推进,金四爷下定了决心,打算亲自去显应寺,会一会那个何奈,从这一个点,把笼罩在京城的阴云打开一条缝隙来。

    金四爷睁开了眼睛,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我是金胤禛,给我接司机班。喂,小年吗?马上给我准备一辆车,我要去一趟显应寺,去看一位朋友,你替我准备点香油蜡烛,还有去档案室调几份脱密的过期资料,准备好了叫我。”

    ——————————

    王少阳不知道金四爷的打算,他现在被一个怪人给拦在了路上。

    来人头上戴着方巾,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袍,平平无奇的脸上挂着一副窄框玳瑁眼镜,薄薄的嘴唇挑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虽说是一身文士打扮,可是王少阳怎么看他都像是一个窝在实验室里沉迷跑电泳不可自拔的技术死宅。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太学院岐黄馆博士陈昂,你可以叫我陈博士。”陈昂微笑着拦在王少阳面前,“请问你是东辑事局调查科的百户书记员王少阳王百户吗?”

    王少阳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这个自称陈博士的家伙了,以前自己是无意间潜伏不幸暴露,后来是为了救人主动暴露,再后来是没等自己说话就被熟人出卖暴露,现在已经发展到被不认识的人一口叫破身份了,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间谍天赋吗?难道东厂两个字是写在自己脸上了不成?

    “看来是了,不知道王百户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喝一杯茶呢?”陈博士一看王少阳仿佛写着“卧槽”二字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好……好吧……”王少阳一脸懵逼,自己的表现这么明显的吗?

    陈博士微微一笑,让开道路,轻轻摆手引路,“王百户,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