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032章面对延哥像条狗
    在太子的凝视下,鬼见愁稳如老狗,没办法不稳,这还用你一个洪兴太子威胁?

    自从赵学延第一次拿着申请书在外面浪时,来自警方体系的质疑,来自惩教署高层的问责都是一个接一个,全被典狱长挡住了,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

    现在赵学延突然杀入了医药界,还成了孙斌那种教授学者力推的天才,都特么百年难得一见了……

    等孙斌如约去给惩教署写表扬信,即便孙教授不发动朋友圈的力量一起去表扬,一个最顶尖大学的著名教授的话,和一个社团烂仔的话,上面信谁的?

    不管赵学延建立实验室时,给赤柱狱警体系带来了多少震撼和惊呆度,延哥是实打实投了两百多万的。

    放在21世纪一二十年代,几百万搞个鬼的实验室,想桃吃?但这是1986年。

    两百多万港币拿去内地投资,都能得到隆重接待了。

    就是在港岛,二百多万也能买一层楼了,赌圣里,周星祖去洪光的场子,遇到绮梦后特异功能失而复得,赢了一百三十多万全当小费散掉了。

    黑面蔡一得知就疯了,说的就是一百三十多万能买一层楼!

    九龙的房价,其实在1980年最高纪录就破千元了,这指的是破千一尺,一千尺才一百平左右。

    但83开始房价大跌,目前旺角那里600元一尺,相当于6000一平,一百平的千尺豪宅才六十万港币。

    赵学延投入实验室的钱足够在旺角、油麻地或者尖沙咀买三四百平房产了。

    但还是那句话,这些钱买设备,二三手还凑合……加上nzt-48和抄作业,才实现了那个论文的复制。

    见鬼见愁一点不慌,太子有些捏不准了。

    赵学延笑容灿烂,“你要捅出去?这是和赤柱所有狱警作对啊,是不是仇sir?”

    鬼见愁不说话,只是抓着塑胶警棍目露冷酷之色。

    太子头都大了,“这样吧,所有受到骚扰的人,我愿意每人出一万补偿金,另外在尖沙咀摆几桌赔礼。”

    赵学延起身就走,“你慢慢想,咱们以后电话联系,住在里面的又不是你本人,不急。”

    太子再想说什么,他就是不理,转身走出了探访室。

    太子哥有点欲哭无泪,每人一万还不够?这是油尖旺一带,十几尺的房产啊。

    赵学延走了,鬼见愁凌厉的扫视其他囚犯和探访者,“今天的事,不该说的,谁说出去,那就刑侦床伺候,我不介意让你们接靓坤或者肥狮的班!”

    “……”

    愁哥你怎么能这样?面对延哥像条狗,对我们怎么就这么凶了?而且这种威胁真的太狠了。

    ……………………

    赤柱,离开探访室后,赵学延没有急着出赤柱,他就是悠闲的走在监狱里,边走边抽着一根烟在思索,下一步去哪里搞钱。

    从地下赌档和麻将馆搞钱,已经有了靓坤输不起,硬生生被赵学延坑进赤柱的经历。

    还有在洪光某赌场捞钱,转身被洪光手下马仔追打,连比利都出现了的例子。

    而就是其他不出名的赌档、他之前赢过一些启动资金的,下次在露面,说不定也会被针对。

    港岛这些开赌的,没节操啊,动不动就要杀赢家,还是濠江那里口碑更好……但他一个犯人,能拿到申请书在港岛各地浪,过境去濠江,难度比较大吧?

    “靠这个起家,上限太低,除非像是周星祖那样,能买马才靠谱。”

    一边闲逛一边思索,走着走着,赵学延大哥大响了……

    在他接通时,或远或近的一些狱警,全都是一脸抽抽的表情。

    “咦,你要来探访我?今天这么有空?”电话是李佳妮打来的,这个中七学生妹就是说想来赤柱探访他,问他方不方便。

    时到今天,他已经前后给李佳妮寄出去五封信了,四天一封的节奏,其他什么都不写,就是一个个笑话段子堆积成书,末尾预祝她学业顺利,天天向上。

    他的大哥大号码和bb机号,也在信上告诉过李佳妮。

    当然,他每次都快速收到了回信,若没有回信,他即便想更改一下她的未来命运,也不会把去信搞得这么频繁,大不了自己实力强大后,托人照应下就可以了。

    小姑娘每次回信也很有趣,每次只有各种不同学科的试题……末尾来一句祝你早日自由。

    一个只写笑话段子,一个只回高考级别科目试题,还备注准确答案,若有外人收集印证下两种信,估计会凌乱到爆。

    在他笑声下,大哥大对面也响起了悦耳的笑声,“不是我有没有空吧?我觉得怪怪的,你的大哥大,还真能一打就通?你真的在坐牢?”

    赵学延满口肯定,“如假包换,我现在就是赤柱一囚犯,不过牢里的犯人们,各个都是人才,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都乐不思蜀了。”

    电话里调侃了一阵子,约好了探访时间,他就暂时不纠结怎么发大财赚取下一步研发基金了,快快乐乐跑去犯人们工作的一个个工厂、区域,像是典狱长一样,巡视。

    下午一点。

    吃过午饭的赵学延抵达探访室,见到李佳妮时,发现这妹子满脸满眼都是好奇,盯着他不断打量,像是在看外星生物。

    当周边狱警招呼着延哥好,其他犯人们也恭敬谦逊的厉害,她才小声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你这么有趣的人,也没做过这么疯狂的决定,天啊,要是让我爸妈和哥哥知道,我竟然有个在赤柱的朋友,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她读的贞德女校是从中一到中七,全校全是女生,半封闭式管理,接触到的社会人极少。

    赵学延微笑点头,“没事,我是好人,他们知道了只会替你开心。”

    在李佳妮娇笑出声,一脸即不敢相信、又有种莫名信任感时,他才继续道,“说吧,这么好来看我,有什么事?”

    这是一盒nzt-48的交情啊。

    两人第二次相遇很逗比……对于单纯女学生妹而言,上学路上被悍匪挟持当人质,还有点浪迹江湖的味道,之后他还一次次写信交流,但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李佳妮跑来探访他吧?

    从深水埗到赤柱,转车都要多少次?

    李佳妮好奇道,“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对了,我昨天去黄大仙庙求了个护身符,送你,祝你早日出狱。”

    在递来护符时,她又鬼祟的看了看左右狱警,压低声音道,“你要不要继续挟持我逃狱啊,听说你逃过几次了,却最终都是失败,我再帮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