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259章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么?!
    深水湾某豪宅,李掌门挂掉一通电话,整个人都有些懵,李伟硕一脸惊讶的开口,“爸爸?出什么事了?”

    李掌门惆怅的揉了下脸,“海傍分区警署吴警司告诉我,苏图那个印泥赌王用枪打伤了叶家的叶荣晋。”

    “那扑街还在开枪前,高调的宣扬他是被我请来,为我做事的,混蛋,他疯了么?我是请他来代表我们家和赵学延赌一局,他闲的没事枪伤叶荣晋做什么?”

    李伟硕也傻掉了,“苏图枪伤叶荣晋……”

    这是什么逻辑呢?

    陈小刀那扑街出尔反尔,不代表李家出战了,他们只能重新找人,就赵学延说过的港岛赌王洪光?李家派人上门,洪光都不见客。

    周星祖?找到了,不玩。

    那只能找远的了。

    意外打听到印泥赌王苏图目前在印泥混的风生水起,也开了大赌场成为坐地虎,那就试试?

    结果你来了后打伤叶荣晋做什么??

    他们李家在86年就是资产市值数百亿的大集团,可叶孝礼为首的明大集团,市值也破百亿了啊。

    和李家还有点距离,但并不是遥不可及。

    李掌门一边惆怅一边换衣服,“我去一趟医院,这个误会要解释清楚。”

    李伟硕急忙也跟上了,“那明天的赌局?”

    李掌门庆幸道,“幸亏陈小刀的事给我提了个醒,这些以赌术浪迹江湖的人,很可能不靠谱,我在苏图之外还邀请了菲律宾赌王托尼·拉诺,那位应该也快到了。”

    苏图是第一届世界赌神大赛里,进入决赛败给高进和高傲的。

    托尼·拉诺是第二届赌神大赛里,杀进决赛,差点险胜高进、高傲,成为第二届赌神的那位。

    若非最后一局里,高进要和高傲赌双手,谁输了就斩掉一双手,托尼·拉诺不敢玩这么大退出……那高进能不能拿下赌神荣誉,还真不好说。

    那个菲律宾赌王长的有些黑,可牌技是很强的。

    陈小刀的不靠谱,让李掌门心生警惕多备一手,可他在穿好衣服出门时,依旧郁闷的想抓狂。

    到底是为什么啊?你好好的印泥赌王,开枪打叶荣晋搞毛线?海傍警署的吴警司,在电话没有解释的太详细,这一刻李掌门都恨不得飞到医院或警署,把事情搞清楚了。

    意外的是,李掌门的座驾刚出别墅大门,就被一群记者狗仔堵住了,不管司机怎么按喇叭,记者狗仔都不让路。

    还有人往地上一趴,挡路。

    李伟硕无语的摇下副驾驶座车窗,马上就被几个话筒堵住了。

    “二少,听说苏图枪杀叶荣晋,是你们李家指示的?”

    “难道是因为地产生意冲突,你们李家看着明大发展的越来越好,就想枪杀叶家继承人?让明大叶生无心经营生意?”

    “二少,苏图的枪是你提供的么?”

    ………………

    李伟硕气得鼻子都歪了,恨不得破口大骂,你们特么的都什么脑洞啊,生意竞争派人枪杀明大继承人?

    当他脸黑的不像话时,某记者马上惊喜道,“二少,你这表情是不是因为叶荣晋还活着,而感到愤懑不爽?”

    李伟硕,“……”

    等他无语的升起车窗,李掌门压抑着开口,“开车。”

    司机崩溃,“老爷,车前面躺的有人,向前会碾到人的。”

    李掌门刚想说什么,就透过倒后镜看到,有人跑到车尾,也躺下了。

    这就离谱了!

    他正愤懑呢,躺在车尾后地面上的记者高呼,“大家快采访,他们不敢开车的,万一碾到我,以李家的财富也可以让我轻松躺赢下半辈子,大家记得所有内容分我一份啊。”

    干!

    上次想要在报纸杂志上报道李伟硕被骗,中老千局,最快报道刊印消息出来的三家报社,全他么最快速度被砸,被烧。

    搞得其他报纸杂志,再也不敢对那件事置评。

    现在这是一群记者、狗仔都要欺负他?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

    海傍分区警署。

    审讯室内被审了好久,审来审去,苏图都是一副事情的经过全是意外,他是枪支走火的辩护方式……

    在几个大律师陪同下,缴纳不菲金额的保释金,苏赌王才从警署狼狈走出。

    他太难了。

    好好的印泥赌王当着,赌场开着,多嗨,因为陈小刀这个赌神弟子不战而降的消息刺激到了他,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败绩,才想着来港岛玩玩。

    那明明是空枪啊!

    怎么就多了一弹夹子弹?他记忆混乱了?糊涂了?

    糊涂个鬼啊,他是纵横一国的赌王。

    在他旗下各大赌场里,他就是镇场子的最强高手,这……是不是有点灵异了?

    偏偏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任何一个外人能帮他作证,当时枪里没子弹啊。

    枪是他带来的,开枪的也是他。

    开枪前还说了不少话!

    他能走出警署,除了金额不菲的保释金,关键也是他是印泥人,发动关系让印泥官方出面施压了。

    当然,叶荣晋是大腿中枪,最多以后一瘸一拐,远不至于致命,这也是很重要的依据。

    苏图还在惆怅,就见一辆本田快速抵达警署前,两个墨镜口罩男子下车提着皮箱快速跑来。

    抵达苏图身前,左侧口罩男激动的开口,“大哥,他们区区港岛警方,竟然敢抓你,我们这就炸了警署替你出气!”

    苏图,“???”

    苏图黑人问号脸,几个大律师纷纷懵逼,快速退散,右侧口罩男开口用印语喊了几声,两男纷纷丢下箱子快速驾着苏图逃亡。

    快上车时,苏图才反应过来,想要说什么,却被另一个口罩男用枪顶住后腰,逼着他上车,因为角度的问题,若非站在两人身侧的话,不管前方还是后方的人,都很难看到这里动枪了。

    上了车,司机快速开车逃亡,某口罩男打晕了苏图,才扯下口罩,“干,还敢开枪威胁延爷,这厮活的不耐烦了。”

    这是小林,下一刻小林看向杨才,“狼哥,为什么不直接干了他,而是冒充他小弟,给警署送定时炸弹?”

    杨才脱下口罩,点烟,“你傻啊,这货是老李请来对付延爷的,我们干了他,外界会怀疑延爷……”

    “现在装作他小弟救他,在警署门口放定时炸弹,半个小时,足以警方轻松把炸弹丢下海了。”

    “他是老李请来的,我们扣在手里,以后不管做什么事,以苏图名义去做,都可能把老李拉下水。”

    “欠延爷的钱都敢不还,还有没有天理了?日后若是骗了我们的钱,岂不是更加无望讨回来?得给他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