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325章 梦里报我名字【求月票】
    尖沙咀某酒店。

    几个小时后,夕阳斜下,南美毒枭帕布洛叼着大雪茄,把玩着一张纸片,纸片上是赵学延报给莱克希的电话号码。

    看几眼他就嗤笑道,“这就是海·汪所说的得罪不起的大佬?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我还真要找机会接触一下这位才行。”

    “莱克希,你做的很漂亮,想要什么自己去买,这张卡里有十万刀。”

    摆手丢给莱克希一张卡,说出密码,帕布洛兴致更好了,中午在某饭店里,他就是多次想接触认识一下赵学延,主要是想通过赵学延的手,去接触兰迪·鲍恩那个监狱行业大boss。

    要知道,他想在阿美利不坚的田纳西见兰迪,是很不容易的事。

    田纳西是兰迪大本营,党派大佬是他靠山,这种地头蛇在自己地盘,不想见不相干的人,有的是手段不见。

    就算帕布洛背后的集团,主要倾销地是迈阿密、或者加州洛杉矶,并不是田纳西,但一环接一环的大走粉网络,也表示他不是在田纳西没合作伙伴。

    另一个关键因素,目前的阿美,只有田纳西在经营私人监狱,可这股风潮,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在未来,私人监狱领域、市场几乎会对全阿美所有地盘开放。

    帕布洛也察觉到了那种趋势……

    若未来a也开到了迈阿密、洛杉矶等地,他们这种玩黑的需要用得上对方的地方,就更多了。

    意外的在港岛撞见兰迪·鲍恩,他有没有机会打开对方的防线,这个事儿,甚至比他和汪东源集团重新谈一笔多大规模的交易,更值得去做,去经营。

    这个道理?

    你想一下赵学延目前在全港有多威,多少监狱里的囚犯想要巴结延爷,就能明白帕布洛想结交兰迪的心思有多强烈了。

    搞定了兰迪·鲍恩,你本身或者小弟在阿美利不坚被抓,蹲监狱也是度假。

    中午和汪海因为想认识赵学延的事儿起冲突,下午去见汪东源,他还顺势拜访了另一位本港的毒枭,想着是否能开拓市场。

    傍晚回归拿到电话号码?

    等莱克希欢喜的拿着银行卡离去逛街时,兰迪·鲍恩才笑着打起了电话,第一遍,没人接听。

    第二遍依旧没人接听。

    帕布洛眉头大皱。

    ………………

    夜色深沉。

    赵氏大厦酒楼,赵博士正在和雷妹妹挑灯夜战,就被电话铃声惊动。

    一遍后还有第二遍第三遍。

    赵学延无语的去接电话,刚接通就听到了李长江惊悚的话音,“赵总,李傲文出事了,莫名其妙身体出现伤口,流血,我叫了牛总过来,还是没用。”

    啊这……

    艾米·德雷住重症监护室抢救,她同事也有受伤接受治疗的,听说明心医院都去了很多警察接管管控,终于轮到阿文了?

    这个事比较重要。

    赵学延快速穿衣下楼。

    等他抵达地下室,看到依旧处于昏迷中的李傲文,正很秃然的,大腿上出现几个利器刺入的伤口,向外飚血。

    李傲文整张脸上写满了恐惧和慌乱,偶尔还会发出嘶哑的喊声,身躯也扭缩在一起比较别扭的胡乱挣扎,但他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没醒来。

    唐牛一脸诡异的开口,“赵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阿文怎么就醒不来了?我们推他,摇晃他,泼他水,都没用。”

    赵博士笑着开口,“没事,应该是有小朋友跑来调皮了。”

    说到这里,他走到李傲文身侧开口道,“弗莱迪?你回来找我玩了??”

    本来正扭曲挣扎的李傲文,唰的一下就放平缓了。

    弗莱迪这个梦魇鬼王,能感知到现实么?整个系列里,都不乏有人把弗莱迪从噩梦中拽到现实里,再把它“杀死”或封印的。

    赵学延的声音,绝对是某个猛鬼在梦里都不可能忘记的,经历过八大菜系各种厨艺的调教,也经历两款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在李傲文身躯放平缓那一刻,赵学延拍手就挥舞着禁忌之力朝李傲文身上打了一巴掌。

    但,他没得到系统任何提示。

    “还是晚了?已经跑了?我不该出声提醒他,而是直接用禁忌之力震杀?”

    看着连表情都舒缓了很多,猛的睁开眼的李傲文,赵博士有些遗憾的在心下思索,小东西跑的真快。

    这不是说赵学延笨的不知道先出声,可能吓跑鬼王,而是他还没下定主意和决心,直接干死这个鬼王啊。

    那是梦寐以求的科研材料!

    经历各种烹饪调教,拔舌地狱和剪刀地狱的酷刑,还能活蹦乱跳,直接灭掉太可惜了。

    “啊~怎么回事,我怎么受伤了……”李傲文捂着大腿直起身子,一脸的崩溃和不解。

    赵学延笑着看向一侧,“让你不学好,做梦竟然不是在梦里学习,我就让阿江和阿牛,多扎了你几针,嗯,这次的针比较大。”

    鬼的扎针,那明明是弗莱迪刀片式的手指插出来、割出来的伤势。

    等李长江欢笑着拿起急救箱帮李傲文包扎治疗时,唐牛才点了根烟跟在赵博士身后走出监室,“赵总,弗莱迪是谁?”

    赵学延笑着看他一眼,“一个西方恶鬼,能在梦里杀人,你下次若是做梦梦到他,给他表演做饭就行。”

    唐牛在遇到被鬼王虐待的李傲文时,束手无策?但如果弗莱迪真的进入阿牛梦境,鬼王能否虐阿牛,是另一说。

    这毕竟是人间食神,拿真正的天庭神仙当对手的存在。

    想到这里怕阿牛出意外,赵学延就叮嘱道,“要是你遇到了那个家伙,对付不了,就在梦里报我名字。”

    唐牛,“???”

    牛牛在风中凌乱,做梦遇到鬼,都可以报大老板名字?有效么?可是想想之前,他和李长江怎么也对付不了、叫不醒的李傲文,赵总来说了句话,立刻没事了?

    大老板的名头现在不只是在港岛黑白通吃,都涉足鬼怪了??

    真巴闭!

    ………………

    新的一天到来。

    赵学延睡得正爽,又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揉着眼睛低骂一声,等他接通,才发现是汪海,“延爷,我也不想打扰您的,可是我昨天中午那个商业伙伴,帕布洛出事了。”

    “简直像是撞鬼一样,被搞的重伤送去急救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赵学延傻眼,他只是把艾米·德雷这个cia的电话给了帕布洛,那位粉庄怎么就住院了?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