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521-0522章 湖里有个宝藏男孩
    银座酒店,赵学延拿出两张各五百万的支票给邵安娜和关友博,又鼓励夸赞了两人一番,才目送二人离去。
    不谈他们之前在东京买地买房子的工具人操作,这一次做空举母汽车就赚了十亿,包个大红包还是应该的。
    每人五百万,不少了。
    对于这样的大红包,邵安娜略微淡定一些,黑关几乎兴奋的爆炸了,小邵本就是富婆,家境优越,黑关不一样,穷小子出身。
    黑关最初听到有这么多奖金,不敢相信之余,还激动的连连推脱,说自己没脸拿……毕竟,赵总安排的事,是个合格的股票经纪或操盘手都能完成啊。
    这次赚十亿,关键是操盘手么?
    明显不是,那是延爷的威力摆在这里,能让南韩官方部门出来污蔑举母汽车,而且他们做空的事被发现后,还在玩着,举母会长就打了电话过来,问延爷啥时候玩爽了,举母再出面丢几个南韩公职人员,洗白自己啊。
    南韩方和举母方都卑微到这一步了,他一个操盘手有啥骄傲的?那不是有手就行?
    关友博两人离去后,唐娜·昆塔纳笑着走来,收走了阿关两个的茶水杯子,这也是新秘书上任后,最大的工作之一了。
    以前的赵总越来越有牌面,但一个个来拜访他的人,连个端茶的都没有,多了两个秘书,招待工作变的便利了。
    唐娜去收拾时,施洁又重新泡了一杯咖啡走来,“赵总,有个叫马修·维斯特的老外想拜访您。”
    赵学延好奇的看向施洁,“你英文能交流??”
    以前有人来访都是唐牛接待,不过唐牛的才华辣么出众,天天当传话小弟明显屈才了。
    现在有人来,电话都是打到施洁和唐娜两人手里的号码上了,若是唐娜接的电话,懂英文正常,那是唐娜的母语。
    施洁,这不是才大一??
    内地从1983年开始,就把英语纳入了高考科目,京南理工也是985和211高校,可施洁只是大一新生啊。
    施洁尴尬笑道,“不是很顺,只能进行最简单的交流。”
    赵博士恍然,“让他上来吧。”
    马修·维斯特,老马局长又来找他有什么事?
    片刻后,马修抵达办公室,赵学延示意唐娜去冲咖啡时,马局都忍不住眼前一亮,“赵,你果然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之一。”
    身为CIA驻岛国局长,他当然知道举母集团给赵总全球选美的事,就算早知道,等他见了施洁和唐娜,还是忍不住感到了惊艳冲击。
    话说,一个跨国集团帮你选美,帮你给秘书发工资,你只需要等着,说赵学延站在世界顶端,不算夸张了。
    赵学延摆手,“说吧,你没事跑来找我干嘛?不会又是污蔑诽谤我吧?”
    马修也急忙摆手,“怎么会,我这次来只是听说,你的手下坐上了飞往加州的客机?那,他们落地后恐怕行程不会太平静。想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马修又露出一个诡异笑容,“福克斯家族和其他几个家族,联合起来就是名震世界的加州财团啊。”
    “所以你应该理解,我为什么会当过那位的传话筒了。”
    赵学延好奇道,“我怎么觉得你在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
    马修·维斯特马上变的一脸正气,“不,不,我是担心你的安全,提前来提个醒,希望能维持一点交情。”
    幸灾乐祸?看热闹?
    马修·维斯特真是迫不及待等着吃瓜了。
    CIA的势力也算在赵总这里碰了几次壁,吃了几次亏,直到现在一直没有产生巨大的正面冲突,那只是……吃亏吃的太邪门了,让他们忌惮的厉害。
    再加上旁观吃瓜,看着被血虐的岛国各方势力……更令他们忌惮无比。他们的精英若是死伤惨重,老大也要背锅的,会下台的。
    现在好了,你的手下竟然跑去加州,想要找亚伦·福克斯的麻烦,那是组建加州财团的财阀掌门之一啊。
    岛国的特警实力太渣。
    可阿美利不家财阀就不一样了,在自己的地盘里搞事,能出动调动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强横。
    别说什么FBI、DEA、IRS、USNG可以被借用,黑暗势力如洲际酒店,也是在阿美利不家光明正大开业的,而不是像岛国这里,才树旗就被没良心炮轰没了。
    CIA对赵学延的庞大势力,也有不怀好意之心的,可赵系势力鼎盛时,他们不敢乱动,若那边和赵总打的火热,重创了赵总的威风。
    他们在想做什么,就轻松多了。
    想到这里,马修再次建议,“我觉得,你只派一个喇叭去加州,有点太轻视那边了,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免得失去一支臂膀。”
    赵学延无语的看了老马局长两眼,“我还是觉得你在幸灾乐祸,不怀好意。”
    马修又是一脸正气的解释。
    好吧,赵总是个宽松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人,也没有和老马计较太多,就是打算给他找点小乐子。
    比如帮一些穷苦家庭的病患,大病患者,减轻负担。
    他上次就给马修定过位,是转移达康秘书的水土不服刷定位,前阵子注意力没在马局身上,这次他蹦出来搞事,得给他找个好节目才行。
    ………………
    一段时间后。
    银座酒店街边一辆宝马,马修刚走过来,就帅气的打了个响指,对司机开口,“托尼,帮我把红酒打开,我要喝一杯庆祝下。”
    普通宝马里当然不会有酒柜之类东西,加长豪车才是基配。
    司机托尼拿着来之前就准备好的红酒,刚开了瓶塞,马修拿过瓶子喝了起来,“爽快,咱们一直在犹豫不定,要不要做事,姓赵的主动派人去加州,哈哈,等着看乐子吧。”
    不管赵学延的人把加州折腾成什么样子,那都不关他们CIA的事。
    等着看热闹就行。
    然后,热闹看的差不多了,若有机会就顺势摘桃子。
    这个桃子,不是一般的肥美,要知道借用福克斯家族的羊皮卷悬赏令,CIA就送出了大量好处,全是岛国各种财团内的黑料人物证据。
    赵学延如何镇压驱逐弗莱迪那噩梦鬼王,也是很吸引人的。
    他手下李加乘,同样属于宝藏。
    主动通知赵学延,不就是怕喇叭和约翰·威克跪的太快,闹得不够欢腾?
    是,在CIA资料中,约翰·威克也是顶流杀手之一,但不客气的说,随便派几个超级精英装备齐全埋伏约翰,CIA都有信心搞定。
    约翰和喇叭、司徒浩南那种变态战斗力,还有很大差距。
    也只有赵学延手下一个个左膀右臂,全部完蛋,他们CIA才敢摘桃子对付赵学延本尊啊。
    现在,CIA对赵学延的态度,可不是想忽悠他移民,再控制他去当CIA的外围成员了,陆续一百多探员都特么无厘头的变成白痴弱智或植物人。
    损失这么大,态度早就不一样了。
    托尼也是一脸兴奋的开口,“sir,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区区一个亚裔商人,竟然屡次让sir你亲自来拜访,这样的人,早该垮掉了。”
    马修·维斯特又灌了一大口红酒,笑着点头,“开车,我们回去。”
    酒水正在下肚呢,马修突然感觉到大脑一片昏沉,有点想晕的趋势,这就上头了?不应该啊,他酒量很好的。
    晃了晃脑袋恢复清醒,马修看看酒瓶,没啥毛病啊,这是自己亲自挑选用来庆祝的……
    托尼?莫非托尼趁着他离开时,给酒里下料了?
    在马修惊疑不定时,托尼通过倒后镜看到了什么,也惊讶道,“sir?”
    马修果断把酒瓶递来,“你也喝几口。”
    托尼小无语的接下瓶子,喝。
    又一段时间后。
    宝马开着开着,托尼突然急刹车停在了路边,一脸惊慌的看着马修,“sir??”
    此刻的马局已经口歪眼斜,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他说的太含糊了,托尼都听不懂了。
    挣扎着努力叙说什么,马局一边挣扎,连身子也麻了,彻底瘫软在座椅上。
    “快去医院啊!”
    瘫倒后,他尽最大力气讲出一句明白话。
    ………………
    医院。
    托尼跑进去,拉着几个急救医生跑向大楼外的宝马,等医生们也气喘吁吁看到了马修,稍微观测问诊一下,某白大褂才一拍大腿,“嗨,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脑血管意外么?你吓的我以为病人都要去见上帝了。”
    在他解释下,托尼茫然道,“好好的,怎么就脑血管意外了?”
    华夏医学里,称之为中风。
    白大褂淡定道,“这个不算太麻烦,病人还年轻,配合治疗的话,不难恢复健康。”
    托尼看看局长,再看看医生,“最快多久恢复?主要症状都是什么?”
    白大褂还是很淡定。
    ………………
    东京国际机场,一架直飞洛杉矶的客机起飞后,过了最初的攀爬期,喇叭度过了最初的不适,一脸好奇的看向左右,他的视线主要是盯着黑丝空姐们瞄的。
    “淦,怎么没有大洋马啊。”
    等喇叭吐槽一声,他邻座的青年一脸忍俊不禁,“先生,这是岛国的航空公司,你想看大洋马,怎么不选阿美利不家的航空公司?”
    喇叭乐了,“小子,你是港岛人?这么巧啊,你英文怎么样?”
    他在东京起飞啊,没想到身边的小伙子,竟然能讲一口熟练的粤语?
    这次起飞,他只带了约翰·威克,其他的葫芦娃几人组都留在岛国了。
    毕竟他们葫芦组合里,只有他一个人被延爷赐福了,在岛国随便浪,去阿美那边,喇叭也怕遇事不顺,让葫芦娃组合出现死伤。
    邻座青年更乐了,“还行?我在阿美留学了几年,目前也是在那边工作。”
    喇叭欢快的一拍座椅扶手,“我还想着到了再找职业翻译呢,对了,你是做什么的?”
    邻座青年笑着拿出一张名片,等喇叭看后,更惊讶了,“可以啊哥们,通宝银行证券部副总裁?你一个华人也能爬这么高的位置?”
    喇叭土归土,也没什么学问,可他知道华人在阿美利不家地位挺低的,一个华人能当大银行的证券部副总裁,哪怕只是证券部,也很了不起了。
    这个叫陈滔滔的小伙子,不止长的精神,也很有实力啊。
    “我这次也是去阿美家找一个银行家,洛城银行集团总裁亚伦·福克斯,你知道么?”
    陈滔滔也惊呆了,像刚认识喇叭一样打量他几眼,快速伸手客气道,“失敬失敬。”
    他是青年才俊?是,可他这个证券部副总裁,就是一个应聘的职业经理人,还是某部门副的,和亚伦·福克斯那种财阀掌门,根本不是一回事。
    这是大老板和打工仔的区别。
    通宝银行也是全阿美十大银行之一,可不比洛城银行集团强到哪去。
    失敬后,陈滔滔好奇道,“先生贵姓?”
    喇叭笑的灿烂,“免贵姓黄,你叫我黄哥,或喇叭哥都行,我最喜欢和你这样年轻上进的人才聊天了。”
    ………………
    洛城,一栋宽敞的庄园别墅里。
    亚伦·福克斯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西装革履的黑白壮汉们,牵着猎犬巡逻游弋,这样的汉子们足有上百人,猎犬也是超五十只。
    亚伦总算多了一点点安全感。
    司徒浩南战绩凶猛,喇叭也不差,那是一个能把64微声打出狙击神射效果的猛人。
    可他雇佣来的这一波波保镖,多得是SEAL退役者啊。
    抽一口雪茄,亚伦对身侧的管家道,“卡尔,再打给FBI分局长、洛城警察局局长,不管谁能抓捕喇叭,我都会给他们部门捐赠三千万刀。”
    “再给我在道上发布消息,三千万刀,悬赏那个亚裔混蛋的命!”
    老管家卡尔·塞纳一一回应后,才转身去打电话了。他已经从亚伦掌门这里了解喇叭到底有多猛了,第一波才是让官方部门,和黑帮帮派做事。
    否则,卡尔老管家手下也有一支专门替亚伦掌门做脏活的队伍啊。
    开玩笑,向前推一百年,财阀大亨手下雇佣机枪队都是基操,世界进入文明时代,那也无非是,做事低调罢了。
    开局就甩出六千万刀,这连卡尔·塞纳都眼馋啊。
    卡尔是一个管家又不是伺候皇上的太监,他也有自己的女人和后代们。
    卡尔胡思乱想的时候,亚伦·福克斯已经把眼光眺望向了某个方向,那个方向,很远很远处,可是有个水晶湖,湖里有个宝藏男孩!
    关键时刻,或许可以一用。
    他的羊皮卷悬赏令虽然丢了,但福克斯家族传承这么久,膨胀这么猛,也还有比羊皮卷低级一些的灵物,无非是他没带去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