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614章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八千字大章求月票】
        冯副厂长激动的想要当场晕倒,销售处的钱广军也快速走来,一脸激情道,“赵先生,你放心,贴牌这个肯定没问题,就赵师傅-天府可乐,我们全场建设了近百个灌装厂,一亿港币的货,就算短时间生产不出来。”

        “但我可以保证,一个月,一个月内一定凑齐!”

        这个也不是钱广军吹牛,赵师傅在粤东两县、京城三环等地建厂,好多个亿的订单,都排队排到明年夏天了。

        可,那是匆匆上马扩建的工厂,和天府可乐已经建成的近百个灌装厂对比,还是有规模差距的。

        他们同样从欧罗巴引进了两条易拉罐生产线。制作易拉罐……也不是什么高科技。

        还有,从新生产搞不定,那些已经给国内其他地方的订单,可以压下来,先给赵博士啊。

        这种先压内地的货,提前供给赵博士的事迹,传出去,也没人能指摘什么,给内地其他地方的货,大部分都只能拿到债务、欠条,没现金。

        给港岛是直接现金的。

        属于外贸订单。

        管理外贸、主抓创汇的相关大部门都会大力支持!

        冯副厂长总算反应过来了,忙不迭点头,“对,对对对,赵先生想要拿一亿港币的货,我们重饮厂一定全力支持,哪怕拿出大决战的气势,多安排加班,也一定及时完成这个任务。”

        说到这里,冯副厂长急急转身,“小吴,快去找黄厂,快点啊,你傻站着做什么?”

        他是一个副厂。

        遇到这么大的事,当然还是要最快通知黄厂的,有一说一,大部分时候国企里的一把手都是书记,不过80年代迎来了厂长负责制,厂长变成一把手了。

        就如大江大河里,宋运辉参加工作进入金州厂,他进去前还是水书记时代,进去就变成厂长一把抓了。

        重饮厂目前也是一位50多岁的黄厂长主导一切。

        某个小吴撒腿就跑去找人时,冯副厂长咧嘴大笑着解说起来,“赵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天府可乐的配方,是我们重饮厂和川省中药研究所一起合力研制,全天然中药配方,不含任何激素。”

        “除了在配方上做到了创新,申请各种专利外,我们还在立争让它拥有最佳的口感……”

        这一说,冯副厂长嘴都快停不下来了,就是他说着说着,背后又有人咳嗽了一声,“冯厂,古川还在呢。”

        冯副厂长愕然,一拍脑门转身对岛国人古川道,“古川先生,你想要买我们可乐配方的事,我想大家不用再谈了。”

        赵学延乐了,“买配方?”

        冯副厂长点头,“对,古川先生这次来考察,提了一个想法,想要用一百万美刀,买我们天府可乐的配方。”

        赵学延无语,这个岛国人在想屁吃?可怎么说呢,想当初他在科学界闯出来一点名气和名望后,不也是有岛国人最先接触他,想用100万刀买下他的实验室专利等等?

        后来还蹦出来个老冢本……然后冢本一家现在都过得很开心。

        赵博士甚至想起来了,90年代百事和天府可乐合资,就是百事出了1000万刀资金,天府可乐以土地、厂房、生产设备等等入股,还在合同里规定,合资公司生产的天府可乐不能低于总产的50%。

        意思是合资公司,生产一百罐饮料,天府可乐至少50罐。

        原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开开心心携手合作一起发展。

        哪会想到百事根本不拿那1000万刀当回事,哪怕让这个合资公司各种亏损、欠债,把它拖累成特级贫困企业,都要玩死天府可乐这个牌子。

        玩死天府的同时,百事和可口则大兵压境,攻城略池。

        那些饮料巨头的玩法,和你想的根本不是一个套路!

        天府可乐完蛋了,重饮厂成了整个山城近20年的特级贫困企业。直到10年代还在和百事打官司,打的就是天府可乐配方官司。

        90年代,百事都只是砸一千万刀就这样了,现阶段,蹦出来岛国商人想用100万刀买配方,也不算意外。

        就说一个数据,1986年全内地外汇储备是20亿美刀,1993年内地外汇储备是210亿美刀,从发展和外汇重要性来看,这年头100万刀,不比几年后的1000万差太多。

        买配方,……,天府可乐和可口、百事等一样,都没有注册配方专利,毕竟专利有保护期,到期后就会公开专利。都是采取商业秘密的保护方式。

        古川想要买配方的事,遇到赵学延之前,重饮厂都没几个人愿意,有了赵博士,更没人会答应了。

        在两人交流中,古川终于说话了,“冯厂长,一百万刀不行,我们可以出两百万,甚至三百万刀,我由衷希望你们可以多考虑下。”

        古川讲的是普通话!

        讲的还很熟练。

        说到这里,古川认真打量了赵学延几眼,开口道,“赵先生?你代表的是赵师傅饮食集团?是的话,我们麒麟会社当然愿意相信赵先生的财力和实力。”

        “不过这个并不妨碍我们购买天府可乐配方,大家一起努力经营好这个品牌吧?”

        “我相信,在百事和可口为首的国际巨头打压下,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这不是坏事。”

        古川代表的麒麟会社,的确是岛国酒水、饮料业巨头之一。

        原本以为花个百万美刀,买配方不难,是很赚的一回事,这年代华夏人有几个会重视这些的?只要能创造外汇,说不定都会有官方人物帮他们开口做事。

        可蹦出来一个赵博士,代表赵师傅饮食集团?这就尴尬了,麒麟会社以前和赵博士从没有任何业务交集,交流。

        毕竟麒麟会社只是玩酒水饮料的。

        赵博士不管上次去岛国,浪的多么狠,那基本只是在社团、警方、举母、三川、电视台、报纸等圈圈里转。

        那和酒水饮料业毫无关系啊。

        麒麟会社的掌门在此,对赵博士了解的有多少都不好说。

        这就更别提古川了,他只是集团内的一个部门小部长。

        你说基本消息……王建军兄弟炸塌了洲际酒店杀手集团的总部大楼,多部门联手宣布那是天然气管道爆炸!

        各地死伤的社团烂仔、警察?你以为警方就会对外公布真相?

        再如举母和也,被赵博士小弟追杀的欲仙欲死,可举母和也会把这种糗事对外随便讲么?

        这些事,麒麟会社掌门知不知道,不好说,古川一点都不清楚,他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人。

        当然,就算对赵博士了解不多,最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就如赵师傅饮食集团,九州传媒,这种正经商业操作,发展,古川还是有印象,印象也不浅。

        他知道赵博士很富有,是超级大富豪。

        资本社会里,超有钱基本代表着牛犇到爆炸。

        此刻的古川,对赵学延还是有不小敬畏之心的,不过,古川打算挣扎一下,你有钱归有钱,我代表麒麟会社做事,我们也很有钱,然后正经的商业谈判、交易,竞争,这不过分吧?

        对,他继续想买天府可乐配方,也算是和赵博士竞争了。

        一模一样的配方味道。

        他若买下来,赵学延则是对外出售赵师傅-天府可乐,这不是竞争是什么?

        但这本就是商业社会很常见的事,商场里哪天,或者说哪一时哪一刻没有竞争在发生?

        想到这里,古川认真对赵学延鞠了个九十度躬,“赵桑,请相信我们,我们麒麟会社并不是你的对手,是朋友,是助手,百事和可口,才是横压在我们上方的大魔王。”

        赵学延沉默几秒,失笑道,“你当我是傻子?”

        古川又急急第二次鞠躬,“当然不是,赵桑不要误会……”

        赵学延懒得搭理他了。

        他出一亿港币直接提货,提货后成品,就是天府可乐,对方想几百万刀彻底拿下配方,一起上市出售……你说我们是好朋友?

        百事和可口的确是个很大的靶子。

        但那也不是说你随便鞠两个躬,我就真弱智的把你当朋友了吧。

        冯厂长果断打眼色,然后重饮厂好几个人一起出力,一边拉一边推,就把古川给整远了。

        冯厂更是激动道,“赵先生,请放心,我们重饮厂一定不会傻的轻易出售配方。”

        “不过在赵先生谈的这笔交易上,我倒是有个新想法。”

        赵学延点头,“你说。”

        冯厂快速道,“之前赵先生说一港币一瓶或一罐进货,真是太看得起我们重饮厂了,好处也太大了,我们厂能感受到赵先生的隆重好意,但我们不能让赵先生吃亏啊。”

        “您之前说的一港币一瓶,出口到外面,是售价两港元,对标可口和百事在港岛的价格?”

        赵学延点头。

        内地卖那么贵,肯定没人喝,毕竟内地百事、可口也就五六毛一瓶。

        只有在港岛、弯弯、南韩、岛国等较发达地区,百事和可口才会有两三元港币不等的价格。

        他拿货出去,肯定是对标的在外面的价。

        对标那个价,他才觉得若两毛一瓶进货,自己卖两块……赚的太没有节操了。

        这种合作方式,重饮厂是生产商,赵博士只属于渠道商。

        你见哪个生产商赚一,渠道商赚9的?更何况生产商的1,还包括了生产材料、加工制造等等环节,反而赵学延的9基本等于纯利润。

        冯厂再次惊喜道,“赵先生,我有个建议,我也不知道赵师傅的销售商是怎么做到,订金全给百分百货款的……这方面,想来您一定出了大力,做了很多我们都没法想象的努力。”

        “我们没出过什么力,哪敢沾这么大便宜?我建议就是,咱们走出去,面对百事和可口的压力,其实,价格优势也是一个极大优势,最初就是售卖一港币一瓶,也是很有利的。”

        “如果用价格战创收,零售一港币一瓶,那咱们之间分账,我们就是拿两毛,也是万分欢喜的。”

        赵学延忍不住高看了冯厂长几眼。

        这位副厂,有几把刷子啊。

        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么多事?他承认,钱广军开两毛一瓶,他主动提到一元,是不想太亏心,想大家一起合作发财,走得长远些。

        而赵学延本能就把走出国门后的零售价和百事、可口对标在一起,才提升了这么多。

        这位冯副厂长,竟然还想着再拉回两毛?利用天府可乐整体上的价格优势,去攻占市场?

        这……东南亚一带各地市场,天府起步对标可口和百事,也肯定不缺销量,不过走出东南亚的话,和百事可口打价格战,就是另一种巨大优势了。

        涉及到全球战略,肯定不能只靠赵学延本身的面子打天下。

        天府可乐自己实力也不差。

        想到这里,赵学延笑道,“这个好说,其实大部分情况下,我都只是管一下大局,具体细节会交给其他人去做。”

        他站在这里又和冯厂长聊了一阵子,五十多岁的黄厂长就骑着自行车冲来了,抵达生产车间外的时候,黄厂长没有急着去见赵学延,急急走到丁为民身前,压低声音道,“怎么会这样?赵总怎么就……这也太惊喜,太突然了。”

        “你是第一个接触赵总的?你好好给我说一下,整个接待过程,有没有什么疏漏需要补救?”

        丁为民,“……”

        丁为民虽然不喜欢打小报告说谁坏话,不过,李大海不只有言语姿态上的冒犯,还吩咐工人驱赶赵总,这不是小事吧?

        等他大致解说了一下,黄厂长差点气的吐血,好家伙,真是好家伙,那是赵总啊。

        山城副高官来了,也是要客气接待的,你一个李大海竟然派人驱赶……

        强忍着吐血冲动,黄厂长扫视全场,在某个角落里看到李大海,小跑着赶了过去,压低声音低斥道,“李大海!”

        李副处长一脸尴尬和狼狈,“黄厂,你听我解释。”

        黄厂长情绪也平复了一下,“哦?你有糖尿病,需要住院?可以,我批你休假,休养几年都没事,身体重要。”

        李大海瞪大了眼睛,“黄厂,我没有。”

        黄厂长招手喊来了人事处另一位职工,“好好给李处长办理病休手续,你亲自送他去医院休养。”

        见到李大海还想解释什么。

        黄厂长脸色发黑,“你有!”

        他来之前已经确认了,问过了,赵总的米-17就停在郊外,还有位上沪的副局长在看着呢。

        这真是赵总本尊啊!

        赵总看得起他们重饮厂,给他们一个飞速发展的金台阶,李大海竟然派人驱赶……让你病休你还不乐意?

        在黄厂心目中,他对李大海本身就不喜欢,还有点厌恶,这个家伙人浮于事,贪权弄权,溜须拍马……若不是看在几位老同志的面子上,早就该给他丢旮旯里了。

        若非那样的性格和处事作风,他又怎么轻松给自己和儿子弄两套房,把临时工的侄子转正的?丁为民不给他侄子评先进,还处处针对打压丁科长?

        黄厂知道这些,也不喜欢这位,架不住,人情社会,他即便是一把手,也没办法随意做事,就说再有一两年就退休的某副厂,不就是一路提拔李大海到今天的贵人么。

        现在看他差点坏了让整个重饮厂腾飞的大事,黄厂当然不会再对他客气。

        ………………

        重饮厂外,一脸无奈的乘坐着轿车离开汽水厂,古川摸了下自己的脑门,催促司机快速回酒店,到了酒店就急急拨打跨国长途。

        “会长,我是古川,是这样的,我尝试想要买下天府可乐的配方一事,遇到了新问题,赵师傅饮食集团的那位赵桑,您了解的多么?”

        对着电话交流一阵子。

        古川疑惑道,“会长竟让我先把消息散播给可口和百事,看一下那两位的反应?”

        疑惑归疑惑,发话的毕竟是麒麟会社的掌门,古川还是拨起了刚记下的新电话。

        电话打通,古川大笑着用英文道,“是戴维斯先生么?我是岛国麒麟会社的古川洋介,您的电话还是我们会长给我的……”

        华特·戴维斯,是百事可乐亚洲区总裁。

        可口可乐1981年进入内地市场的,百事也没怎么落后,不过目前可口和百事加在一起,都打不过一个天府可乐。

        在可乐汽水类市场里,内地不止一个天府品牌啊,还有一个崂山可乐,在目前的华夏市场也销量不俗,比如在琴岛市场,崂山一直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

        话说那个才是华夏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可乐饮料。

        然后崂山可乐正常轨迹是九十年代被可口收购,雪藏玩死。

        古川洋介觉得自家会长,似乎在言语间有点忌惮赵师傅那个品牌,否则不会让他曲线联系百事和可口了。

        ………………

        南越、河内。

        某豪华五星级酒店,挂了这一通电话后,一头浓密黑发的华特·戴维斯,惊讶的对着身侧助手道,“赵师傅饮食集团,港岛企业……”

        “他们竟然要联合天府可乐走向国际?凯特,你帮我查一下,这个赵师傅饮食集团到底什么来路?麒麟会社的人竟然建议我多多了解一下对方,免得被赵师傅集团打个措手不及。”

        “这……有点好笑啊。”

        华特·戴维斯身为百事可乐亚洲区总裁,对赵师傅真的不了解,赵师傅唯一和饮水相关的,就是矿泉水。

        不过他对天府可乐还是有印象的,印象还不浅,否则在九十年代,百事和可口也不会放弃恩怨,联手搞死一大堆华夏汽水品牌。

        那些华夏民族品牌不搞死,他们百事和可口联手,都只能在华夏那庞大的十几亿人口市场里,望洋兴叹。

        天府可乐,实力是有的。

        必须怼死的存在。

        但他不觉得,随便一个饮食集团和重饮厂联手,就能在亚洲区威胁到百事的地位啊,百事,那是全球最具有价值的品牌之一,前百名之内。

        可岛国的麒麟会社,也不是摆设,那是岛国最大的酒水饮料集团之一,百事在岛国攻城略池时,也曾经费了不少手段,才怼死麒麟会社的相关汽水业。

        麒麟主业务之一包含酒,汽水也垮了,依旧没影响到它在岛国的盘子。

        伴随华特的话,女秘书凯特立刻点头,“好的,boss,我马上去查。”

        等凯特离去,华特·戴维斯抽出一根雪茄点燃,陷入了沉思。

        他还在考虑着如何带领百事攻占南越市场呢……说到南越,国际印象最深的可能是从1955年、持续到1975年的南越战争。

        在华夏的各种支援下,南越各种艰苦奋战抵抗阿妹家。

        20年啊!

        不过南越最奇葩的就是,阿妹家败走后,他竟然又在大毛熊支持下,各种侵略邻居,内部大肆排华,驱赶华人抢夺华裔财富财产,入侵柬埔寨、老挝等等。

        这就是20世纪最著名的南越难民源头事件,港岛的南越难民那么多,里面还有很多是华裔,就是因为众多华裔在南越的一切,都被抢光,然后把你人丢小破船上驱逐。

        他甚至嚣张的开始侵犯华夏。

        完全忘记了之前一二十年里华夏对他的支援和帮助。

        79年一场自卫反击,华夏狠狠教训了南越这个土狼,但结束了么?没有,从79年直到现在,就是一直到今天,南越还在不断侵扰华夏云省文州各地。

        华夏是各大地区轮流调动来揍他,像是一场轮练。

        整个八十年代,或许内地很多地方的人,对于战争会感觉那和自己很远,没关系,其实云省文州内,战争一直持续了一个时代。

        内地就是一边轮战一边改开,逐渐取得越来越辉煌的成果。

        南越就……

        各种标准下的穷破老。

        南越这地方,先和阿妹家大战20年,又想要抢夺华夏土地战了十年。真的,前者是反侵略,还属于正义,后者真是主动侵入云省断断续续打了十年。

        战不大,就是时不时骚扰你一下。

        就算在八十年代早中期,它每年几乎都能得到大毛熊的20亿美刀支援,那也属于脑子有毒,晚期那种。

        这个月,南越换了新的领袖,也开始学华夏的改开,从计划走向市场,华特·戴维斯身为百事亚洲总裁,第一时间就跑来了。

        脑海中思绪翻飞片刻,华特抓起电话打了出去,“我是戴维斯,这个月我们百事在港岛销量如何?”

        电话对面果断道,“戴维斯阁下,对比上个月,我们销量还是提升了1个点,主要竞争对手还是可口,他们选择一种全新的宣传方式……”

        交流结束,华特·戴维斯放下电话就失笑起来,“港岛的饮食集团,在港岛对我们百事都毫无影响力,跑去内地联合天府,就算再加个崂山,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再次过了一段时间,女秘书凯特就跑了过来,一脸诡异的开口,“阁下,对赵师傅的初步调查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这个饮食集团,有点不合常理。”

        华特惊讶道,“说!”

        凯特眉头紧皱在一起,“赵师傅主营速食面,饮水只是配销,这个企业最奇怪的就是,他在东南亚各地的经销商,往往会在下订单时,直接打全款当订金。”

        正经的国际贸易,谈好了一个订单,签了合同,一千万刀的生意,我给你三成订金,三百万,这才是比较常见,常规的。

        赵师傅……

        我订一个亿,当场全款结算。

        华特喷了,好大一口咖啡喷洒一地,他茫然道,“这么不科学?这是个例吧?”

        凯特摇头,“港岛、濠江、弯弯、南韩、岛国、菲佣国等等,多得是订单直接送全款的。”

        华特·戴维斯懵了几十秒,才开口,“你查一下赵师傅总裁的联系方式,以我的名义给对方发一个邀请,请他来河内谈一些事。”

        “另外,全力调查那位总裁的一切事,不止局限于饮食业,我要知道尽可能多的消息。”

        一个饮食企业,合同订单直接先拿全款,众多销售商都不怕对方违约,不能及时给你送货,赔本么?

        再说不管对各个大企业、还是大富豪来说,现金是王道啊,……

        他现在多少感觉到,古川洋介所说,赵师傅和天府可乐联手,会冲击到百事在亚洲销量的味道了。

        一个亚洲土棍而已,凭什么那么嚣张的各个订单合同直接拿全款啊。

        这样的人,给对方一个邀请,请他来河内,给他一个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机会,一起商量下饮料市场的格局,华特·戴维斯觉得,算是很给赵学延面子了。

        就像几十年后,一个可口可乐,不说市值了,只是一个可口的品牌,都价值几千亿美刀,绝对是全球品牌价值里,名列前茅的。

        百事比不过可口,但目前这个年代,差距也远远没有那么大。

        他身为百事亚洲总裁,称得上位高权重,排面大了。

        先看看吧。

        看一下初步接触,会是什么局面,要是对方总裁不识趣,非要带着天府可乐冲出内地,冲击百事在亚洲的战略格局,那他不介意锤死对方。

        自己锤不死,也可以和可口一起联手锤。

        这两个品牌在未来全面进入华夏后,轻松锤死了一大堆华夏品牌,而他们在全球其他国家,同样锤死过无数同行。

        美刀开路,合资建设,拼着亏本拖死你,再用百事本身攻城略池,这一套他们玩的很熟的。

        大不了收购赵师傅,拼钱亏死他。

        等凯特再次跑出去做事。

        华特·戴维斯刚给自己泡了杯新咖啡,就听到了敲门声,等他喊了声进,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笑着走了进来,“华特,精神怎么样?不要忘了我们中午可是约了河内的大人物谈事情。”

        华特笑着走上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我的精神很不错,走,一起出去走走?”

        这位老外是港岛来的带资本家,怡和洋行里的乔·戈登。

        谈起怡和,又要说港岛的置地,曾经被雨夜屠夫林过云折腾成叉烧包的约翰·布莱克,以及被李加乘和程颖思联手折腾的在台风天里失踪的格兰特·布莱克。

        就属于怡和系布莱克家族的最主要人物之二。

        乔·戈登,同样属于怡和系戈登家族中坚派,正值壮年,能打,权势也大。

        戈登对上布莱克,还差远了,在整个亚洲区,怡和的力量真的不容小视。最主要是乔·戈登是戈登的,华特只是职场打工人。

        乔·戈登的怡和主要涉及金融、地产等行业,和华特·戴维斯的百事可乐,行业差也很大。

        不过,这不影响华特·戴维斯要努力维系和对方的关系,你在亚洲各地想好好做生意,至少港岛、星家坡、白象、大马等老盘牛不落地盘里,得罪了怡和,很容易吃不了兜着走。

        乔·戈登出现在河内,原因也是南越的改开,这是一个国家,要从计划走向市场了,闻到腥味的大鳄群鲨,自然会纷涌而至。

        一起笑着走出客房,稍微聊了几句天气,华特·戴维斯就轻笑道,“乔,看见你,我才想起了一件事,想要咨询一下你。”

        乔·戈登大笑,拍着华特肩头,“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们之间这么熟,能帮的我一定帮。”

        华特·戴维斯点头,“是这样的,你对港岛的赵师傅饮食集团熟悉么?这个饮食集团是什么底细?”

        乔·戈登表情不变、步履依旧从容有风度,心下却狂跳了几下,“赵师傅饮食集团?就是一个华裔富豪开起来的,主攻速食面,顺带有些纯净水生意,怎么?”

        华特·戴维斯好奇道,“如果我们百事和赵师傅起了生意冲突,我想寻求你的帮助呢?”

        乔·戈登心下狂呼好家伙,真是好家伙,他不知道整个百事和赵学延对上,会怎么样,但他肯定,对上了,在东南亚范围,百事来一个挂一个,来一双失踪一双。

        台风天里失踪的格兰特·布莱克,那是布莱克家族的前掌门,而乔·戈登还不是戈登家族掌门呢,他想上位还得等老爷子去见上帝,然后他也有几个竞争者。

        心下狂呼好家伙,乔·戈登一脸淡定开口,“冲突?你放心,一旦有冲突,我主动帮你在港岛打招呼,保证你顺顺利利。”

        嘴上应付着,乔·戈登却在苦思,赵博士电话是什么来着?他不清楚这次河内行,会不会顺利,有多少成果,可一旦在港岛范围交好了赵博士,他以后在戈登家族争位,把握都会变大很多。

        卖掉一个华特若能上位,他为什么不把华特洗干净了丢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