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道禁书目录 > 第一百零五章.仅此一次的月上美景
“天下无道,灾生四端,苍龙飞升,六祸禁绝。”

自从几个时辰前,笼罩长安及附近各地的‘天变之乱’发生之后。

伴随着乱、乱、乱,还有乱扩散的,就是这样一句,似乎曾经在哪里听到过,带着诡异的熟悉感,而记忆中却分明没有半点印象的简短歌谣,便悄无声息的扩散了开来。

天灾之下,必有人祸。

纵使这场‘天变之乱’实际上几乎未曾造成任何人的伤亡,但是人类却就是这样一种精神和肉体一样脆弱,并且热衷于自相残杀、自我毁灭的物种。

抢劫、杀人、强健……

暴力的因子就像瘟疫一样,飞速的在那些惊慌和不安的言语中传播,在口角和争辩中生根发芽,最终从平时生活中积累的一切细小的矛盾中,开花、结果,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把所有秩序的东西,都砸个稀巴烂的下场。

短短的几个时辰。

长安城已彻底陷入了混乱。

这是起于越阳楼晋升所引发的天变之乱,但如此的混乱场景,却更多的是因为长安这座城市,在超凡力量强行抑压之下的秩序崩溃,所导致的陈年积弊爆发。

无论是无形统治着此地的北道门、还是武朝专门针对异常事件的三司。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理应有着平定混乱、维持秩序的责任的能力。

但相比于这些‘杂事’,上头让他们调查一切有关于‘六龙教主’的信息的最高命令,却是更加优先。

因为。

在上面那些人的眼中,‘六龙教主’这名有能力影响到其他劫境真人记忆的新晋神秘劫境的‘重量’,就必然要比区区一座长安城、区区一些统计数字的‘重量’,要来的……更重!

而在这个混乱的时刻。

此时,秩序全无的长安,便成了那些本来隐于幕后妄想上位的野心家、和妄想颠覆大武的白莲教徒们的狂欢舞台。

不仅是明面上的一切都陷入了彻底的疯乱、癫狂。

而且在常人看不到的暗处,更连和黑道绑定在一起的武行也同样混乱了起来。

没有人会想到,身为武行背后大金主之一的漕帮,实则早就被白莲道分支的罗教一脉从上到下腐蚀殆尽,鸠巢鹊占。

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些潜伏许久的罗教反贼,竟然会如此不明智的,选择了在此刻暴露将自己等人暴露在光明之下。

浑水摸鱼之人、肆意发泄之人、心怀鬼胎之人。

天变之乱下,长安城的各种荒诞乱象仍然在继续。

而在那片漆黑的玄天之上,此刻,透过晋升劫境后形成的全新感官,和平行时空上的自己进行接触,无穷的资讯和信息,便在越阳楼的脑海中碰撞、迸发出灵感的火花,每时每刻的将他的力量和智慧自然增长,去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同的命图和不同的晋升方法,导致了劫境和劫境之间,亦存在着巨大的实力差距。

譬如说,存在着不断做‘减法’,期冀最终能修成‘两仪微尘法身’,把自身意识寄托于物质最小不可分单元上,几乎没有物质界影响力的劫境。

又譬如说,亦存在着和前者截然相反,不断做‘加法’,吞天食地,无止境的增长着质量,体型媲美一座州陆,光是移动就足以引发气象变化的劫境。

而到了越阳楼这等劫境中的异类,他就是做的就是‘乘法’了。

即便真正晋升才不过相对于长生种的短短‘一分钟’不到,但他的‘道行’,却是已经直追那些和灾境道主活跃在同一个时代的老牌劫境。

无关狂妄、无关傲慢。

这是真正‘只有天在上,谁堪与我齐?’的境界。

“罗教么…”忽然间,越阳楼轻呵了一声,熔金的蛇瞳转眸看向了玄天下长安城中的某处,本来空无一物的那里,在他哞光中蕴含的巨大压力下,便悄然间从虚空中挤出了一朵独立于世,散发着奇香的妖娆白莲。

“我说漕帮的人怎么敢如此的,原来是有人在他们背后撑腰。”

他话音中蕴含着足以惊骇人心的力量,几乎是一瞬间,这名不知何时隐藏到长安城中的罗教劫境,就被逼的退出了那种独立于世,任何事物都无法干涉的状态,不得不在越阳楼的视线下显化出了原身。

“白莲道罗教一脉,安阳法王罗梦鸿见过六龙教主。”

白莲缓缓绽放,从中素足走出一尊气质圣洁,体态妖娆,身披半透白纱的仙子。

但在此时此刻,越阳楼的视线之下,这名同样是劫境之尊的存在,却是轻咬着玉唇,露出了几乎未曾有人见过的柔弱神态。

在所有感知到‘六龙教主’晋升的劫境真人之中。

因为手下漕帮本就和越阳楼……或者说‘执徐’有着隐性的合作关系的缘故,罗梦鸿或许是对六龙教相对保有最完整记忆的一位。

曾经的她,甚至打过拿执徐当棋子的念头。

但明明只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怎么结果到了现在,就从手下棋子和她这个还没来及动手的幕后黑手的关系,直接颠倒成了人神之别般的巨大实力差距呢?

罗梦鸿说不出口的心酸没人知道。

但透过她身上隐约和自己相缠的‘缘’,哞光一扫,‘咦’了一声后,越阳楼却是已经将另一条时间线上,自己投入白莲道,统合诸多密教,自称‘明尊’的未来发展一览无余。

‘六龙为日之车架,驾车者运转日月,自为明尊……呵,这么一说的话,身为六龙教主的我,自称明尊,倒是完全合情合理。’

想到此处,越阳楼垂眸看向罗梦鸿,就在对方已经想好要提出怎么处置自己的时候,他却忽然似笑非笑的丢过去了一副傩面,说道:

“虽然十二元辰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了实际的意义,但正好我身边还缺一个能记下来,我待会要做的大事的人,不如就由你来做我的‘未羊’吧。”

虽然是询问,但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罗梦鸿只得接下这副代表着六龙教‘未羊神君’的傩面。

在与此同时,对于越阳楼口中说的要做的大事,她心中也久违的升起了好奇,忍不住问道:“那教主,你所说‘大事’是?”

“那个啊,你接下来就抬头向上看吧。”

越阳楼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把目光看向了那颗平均半径约为一千七百三十七千米,距离脚下这颗星球只有三十八万千米的卫星天体。

夜光、太阴、月轮……

这颗距离大地最近的星体,在历史上有着太多的别称的故事。

但在今天,越阳楼他所要做的事情,却是把它摧毁、破坏、乃至于拉到地上。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机会来验证自己的力量,并向整个世界的同类们,宣告自身的存在,而且更是因为他需要借助‘坠月’这一行为,来试探一下那层保护、也拘禁着这方天地的‘罡风层’,以及它背后那些晋升后就几乎没有任何动作的‘灾境道主’的态度。

他知道,自己的行动最终会被人阻止。

但人不可能一直活在无知和黑暗之中。

越阳楼的道路是‘超越’,这就注定了他总有一天要前往那高天之上。

像众生魔那样堕落的自己,他绝不想成为,哪怕因此身死于前进的路上,也好过迟疑、犹豫,甚至变得不像是自己。

“漆水,开始吧。”

无声无息向脚下化作撑天神木的漆水大纛发出指令。

下一刻,万变的邪兵在越阳楼的意志之下,便缓缓依照北道门根据‘元始相形’这一命图的特性而设计的某种假想武器,而逐渐在神木形态的基础上,改变了大量的内部构造。

这一为在某一时刻,可以和南玄门一起同归于尽的假想武器。

它的名字上——“归墟”。

根据型号的不同,‘归墟’的针对对象也同样不同。

譬如说,曾经在历史上的天汉时期短暂使用过一回的‘一型’,在得到北道门支持的光武皇帝的手中,便将一颗直径接近四百米的‘毁神星’拉到了地上,几乎砸断了整个新朝的国运。

这尚且是在道术中充斥着各种愚昧思想,根本没有彻底发展起来的天汉时期。

在如今这个道术体系彻底成熟化的时代中,当初只能勉强拉动近地小行星的‘归墟一型’早就被北道门优化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版本。

既然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能够和南玄门的那群神棍一起同归于尽。

那么,‘归墟一型’便自然要有着引发地月大冲撞,直接重洗整个生态圈,让那些狗东西没办法借力复活的恐怖破坏力!

“唯有在自相残杀、自我毁灭这种事情上,我们人类的创造才华才会如此发挥的淋漓尽致啊。”

越阳楼无声感叹了一句,看着脚下的俨然已是成型的那口‘引力井’,转头向隐隐猜到什么,已经彻底目瞪口呆的罗梦鸿,轻声说道,

“好好看吧。”

“因为能和你如此接近的月上美景,或许……就只有这一次了。”

-

------题外话------

啊,补充一下之前没有机会提到的设定,仙道世界其实是一整块的超大陆,没有其他大洲,至于说为什么地壳运动下,这么大一块东西没有分裂,我只能说,也许是曾经分裂过,但又被某个有严重强迫症的灾境大只佬给拼回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