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极拳转生 > 第二百一十章 无形
五大高手,同时气机锁定,释放气势,压迫向一人。

其势之恐怖,简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势如狂潮,汹涌澎湃。

庭院之内,星辉退散,阵法之力退却,即便茫茫自然之力,此刻也得在人力面前退却。

人发杀机,地覆天翻。

这五人,每一人的实力,都达到了半步合意的境界,与赵元项戟两人在伯仲之间,同样拥有部分合意之特质,甚至因为是老一辈高手,经验更加丰富,在技巧武艺方面还要更胜年轻高手一筹。

五人联合激发气势,即便是赵元、项戟两人当场,也只能够勃发心意,以气势抵抗压迫。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同境界之人。

如果赵玄麒未曾解决身体隐患,以麒麟之意掌控身躯,进入新的境界,此时也只能够激发气势,抵抗对手压迫,尽量不让身体因为恐怖的敌意气机而产生应激反应。

但如今,他已经完全不同。

隐患消除,麒麟显化,神意通明,已经抵达了另外一个境界。

五人联手的气势狂潮之下,他自岿然不动,如定海神针,双目低垂,神思宁静,仿佛身处炼狱之中,镇压恶鬼的地藏王菩萨。

气势乃精神与体能结合之显化,多位高手联手,气机锁定,便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危机感,导致身体出现本能反应。

但如今赵玄麒已达合意之境界,虽然仅仅只是初入,但意识扩散,深入每一个细胞,掌控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连细胞都能够随意操控变化,又怎么会被身体本能反应影响?

这五人的气势压迫,已经没有了让他动摇的资格。

“这到底是.....”

庭院之内,空无一人,但庭院之后的阁楼之中,却有不少人在暗中观看这场交流切磋。

天下论武结束,赵玄麒即刻闭关一周,大家都很好奇,他到底有了什么改变。

然而眼前一幕,还是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五大高手联手激发气势,实际上已经有胜之不武的嫌疑,这也是因为他们想要看看赵玄麒的真正本事,但赵玄麒居然丝毫不为所动。

如今他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难道说......

阁楼内的众人心头勐然一跳,升起了一个恐怖的念头。

“看来,他身体的隐患完全解除了......”

张宏云低声自语,双目之中精光爆射。

居然无动于衷?!

庭院之中的五人,童孔勐然收缩,赵玄麒的表现,同样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好本领,小心了!”

五人之中,一声爆喝传来,身形高大,满脸络腮胡须,长相粗犷的大荒门最强者余煌率先出手。

彭!

一步踏出,地面巨震,那气势化形而成的漫天狂风骤然收敛,瞬息之间凝聚于他的身体之内,再无半分泄露。

他的身体在击出的同时,再次胀大了一圈,身高体型超越了两米五。

赵玄麒的童孔如鹰眼一般收缩,将此人高速移动之中的一举一动完全捕捉,甚至清楚的看到了他身体的发力过程。

每一寸肌肤都在颤动,不还要更深层次,是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发力。

此人的合意特质,在于身体。

周身数十兆细胞,便是数十兆砂石。

大荒门,地处西漠,地广人稀,土地荒芜,风沙漫天,此门所传大荒掌,便是观风沙之形所创。

一粒砂石,轻弱尘埃,吹气即散。

但千万尘埃,与狂风相融,便能够侵蚀一切。

山峦移平,钢铁摧折,无物能逃,尽皆荒芜。

人之意志主宰身体,勃然而发,便如狂风漫卷。

周身无数毛孔、组织、肌肉,便为无数砂石。

一掌轰出,无声无息。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看着无声,但内里劲力之恐怖难以想象。

震劲,而且不是一般的震劲,劲力分解能够直达细胞,细微如尘埃,一掌之下,劲力所及,即便是钢铁也要被震碎成粉末,化作尘埃,被大风吹去。

大荒无相!

余煌的确是老辈强者,功夫比之赵元、项戟等人,多出了十几年苦工,对于身体与劲力的掌握,更加细致入微。

转瞬之间,手掌已至面前,而就在这时,赵玄麒动了。

同样一掌轰出。

卡卡!

爆鸣之声响起,他的整条手臂像是变形了一般,瞬间异化,仿佛化作了一条异兽之臂膀,其改变之剧烈,几如传说之中神通变化一般。

余煌劲力细致入微,却不知此时赵玄麒的劲力更加细致。

正常武道发劲,讲究力从脚起,节节贯通,肌肉连贯,关节传导,节节加速。

而此时的赵玄麒发劲更胜一筹,不仅仅只是肌肉和关节,就连每一个细胞,都在他强大意志的控制之下不断传导力量,加速攻击。

最终,一切力量达于指端一点,爆发而出。

叽!

一种近乎难以听见的气鸣声传来,似乎是因为频度太高,超出了人耳的捕捉范围。

一指点出,天马行空,快到极致,击打在了余煌的掌心。

以点破面!

余煌只觉得掌心一痛,那能够将十米巨石击成粉末的劲力,在赵玄麒一指之下被破去,劲力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般迅速卸掉。

蹭蹭蹭!

他连连倒退数步,掌心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红点,随后红点迅速胀大扩散,半个手掌都呈现出了青紫之色,这是血管肌肉被破坏,产生了淤血。

不仅如此,他还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坚如钢铁的手骨,此时居然出现了裂痕。

这?!

余煌粗犷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一个照面,他居然就被破掉了招式,身体受损!

随后,他清楚的看见赵玄麒那条异化的手臂迅速收缩,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似乎刚才的变化只是幻觉。

这种身体变化之能......

余煌的冷汗忍不住从背后流了下来。

“好指法,力发一点,破尽千招,我来领教高招!



又是一个声音传来,一道身影飚射而出。

正是滇南三截门,阮道华。

此时他的身形并不显得健硕,甚至看上去有些消瘦,精神气势也十分诡异。

虚空之中一个黑点悬浮,似乎黑洞一般,精神目力所及,就好似要被这黑洞吞噬,化为无形。

此人的身法十分诡异,闪动之间,虚空中的黑点与他的身体重叠,精神意志被这黑洞所吞噬,普通高手根本难以凭借气机和直觉锁定他的身影,加上那诡异的身法步法,使得人视线紊乱,就好像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道飘忽不定的鬼影。

高手对决,瞬息之间,感知杀意,做出应对。

感知一旦被蒙蔽,那么应对就会缓慢,处处失去先机。

一闪之间,阮道华居然出现在了赵玄麒身侧,与此同时,那虚空一点勐然绽放,将他的身形完全笼罩。

一瞬间,他虽然还在场中,但在生物的眼中,和消失了几乎没有却别。

与此同时,此人单指立起,点向了赵玄麒胸口膻中之穴。

膻中被点,难以提气,便无再战之力。

这一招,配合那诡异的气势,简直无从追朔,几乎能够杀人于无形,就仿佛使用了邪法道术一般。

截招!截劲!截意!

此即为三截门所传三截指之三重境界。

此武道秘传最重招式反应,技法极强,先练截招之式,对攻之时见招破招,以弱胜强。随后通晓百家劲力,一指即出,直接阶段对手发劲,使得对手根本无法攻击。

而最上层,则是截意。

精神意志,混淆视听,迷惑精神,遮蔽直觉,甚至能够直接吞噬对手拳意,限制对手一切,几乎如神通术法。

最上层境界,即便是阮道华也未能完全达到,因为他还不是合意之境,自然无法以意截断敌人意志,不战而屈人之兵。

但他却能够做到迷惑精神之能,使得招式诡异非常,极难对付!

一指点出,眼看已经达到了赵玄麒的胸口,然而赵玄麒却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哒!

一声轻响,他的指尖传来了触碰感,他点在了赵玄麒的膻中穴之上,然而,他却感受不到后续劲力的传导之感,就好似一指点在了棉花上一般。

这是.....

他童孔收缩,清楚的看到赵玄麒的整个胸膛,居然整个凹陷了下去,呈现出了一个堪称极度夸张的幅度,简直就好像胸口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一般。

正是因为这匪夷所思的身体变化,使得他的劲力被卸掉,没有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呼!

一道呼啸的风声传来,恐怖的阴影覆盖而下,简直仿佛天空塌陷下来了一般。

一只异化之后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盖压而下。

阮道华周身汗毛瞬间炸起,恐怖的罡气覆盖,几乎犹如琥珀一般将他冻结。

喝!

他大喝一声,气血涌动,精神勃发,虚空中的黑点再次扩散,笼罩周身,要混淆天机,然而以金蝉脱壳之法逃出升天。

然而此时,他忽然似有所感,目光与赵玄麒产生了对视。

他好似看到,赵玄麒的眼中银光一闪。

吼!

爆吼之声充斥他的脑海,那笼罩他身周的黑点瞬间炸开,他的精神气势被赵玄麒以麒麟之势破去。

麒麟,祥瑞也,天之圣兽,可破诸多鬼祟邪妄!

一掌落下,阮道华逃脱不能,被气机锁定,只能抬手硬接。

彭!

劲力炸裂,他脚下地面龟裂,但他毕竟是高手,身躯扭动,以劲化劲,改变了劲力方向,从自上而下变成了斜后方,降低了劲力的破坏力,同时身体借着劲力迅速后退,只觉得周身骨骼震荡,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他同样勐然抬头,看向赵玄麒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一时间,场面寂静,没有任何人说话,剩下三人,也没有了动作。

这段时间,他们五人聚首,自然少不了相互之间的交流切磋,因此对于彼此之间的实力如何,还是很有了解的。

五人之间,实力处在伯仲之内,如果不是生死相争,即便数十上百个回合也很难分出高下来。

同样,赵元和项戟也是如此,当初见面交流切磋,两人同样没有落败,只是对决交手之间,略微处于了一点下风而已。

而如今,交流切磋,余煌和阮道华两人施展出看家本领,没有丝毫放水,几乎可以说除了搏命招式之外已经全力以赴,但是居然一招之间,就被赵玄麒击退,彻底落入下风。

甚至于可以预见,如果赵玄麒此时乘胜追击,十几二十回合之内,他们必定落败,甚至是身死都有可能,或许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似乎还不是此时赵玄麒真正的实力。

几人看向赵玄麒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那没有任何气势泄露,仿佛普通青年一般的身影,此时仿佛无比高大,充满了巨大的压迫力。

神秘,未知,才最为恐怖。

深不可测!

这便是论武第一的实力?!

不对,即便独自击败朱雀门红鸾,逼退北斗、神宵两门传人,实力也不该恐怖到这等程度才对。

身后阁楼之内,也同样如此,三老等人看着赵玄麒的身影,几乎说不出话来。

一周闭关,他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如果说,之前的赵玄麒武道还是有形的,一招一式,发劲运劲,身体变化,气血搬运。

那么如今,就好似无形的,举手投足,随心所欲,天马行空,难以捉摸和揣测。

“先生之武道,已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我们自问距离合意只有一线之隔,为何与先生差距如此之大?难道先生之武道,已经到了通达合意,随意变化的境界?”

五人之中,南海碧潮门吕明生开口询问道,语气十分恭敬。

赵玄麒所展现的实力,已经有让他们如此应对的资格。

“论武之后,万众瞩目,天下大势,尽入心中,颇有感悟,有所进境。”

赵玄麒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话,无论是庭院内五人及他们身后弟子,亦或是身后阁楼之中众人,都只觉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在脑海之中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