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 玄幻小说 > 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李长生 > 第二十二章 聂人王:雄霸,我还会回来的
“想不到聂人王被火麒麟抓进凌云窟竟然没死,莫非因为他有火麒麟的神兽血脉?”

“聂人王?我看叫绿人王才对,想不到聂人王之前失踪是因为雄霸,连他老婆都被白玩了一个月!”

“说到颜盈,也是牛逼,睡过的男人,最次都是聂人王这个级别的,换句话说能够睡到颜盈的男人都是强者!”

“就跟慈航静斋的圣女一样,只有如石之轩、庞斑这样的绝世大魔头,才能得到慈航静斋的圣女!”

“非也非也,不止绝世大魔头,强者也能得到慈航静斋的圣女认证,嘿嘿!”

“聂人王还算不错了,虽然头顶青青大草原,但好歹让颜盈给他生了个儿子,而且现在还活得好好的,阳顶天才是悲催!”

“真是白瞎了阳顶天这么霸气的名字,结果亲眼看到自己妻子与人偷情,走火入魔而死……唉,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聂人王、阳顶天之流不过图一个乐,不值一提,这次又出现了一位超凡入圣的刀圣传鹰,还进过战神殿,不知道传鹰是怎么进去的!”

“战神殿啊,要是能够进去,学得一招半式,就足以纵横天下了!”

“长生公子说的那个特殊空间九空无界,能够重现人世间的所有武学,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战神图录?”

“这个不好说,战神图录这么牛逼,或许不属于人世间!”

“不管九空无界有没有战神图录,都不是我们普通人可以想的,根本进不去!”

“是啊,只有大气运的有缘人才有可能!”

“战神殿、九空无界都太遥远了,有时间想那些,还不如多看看长生公子的小说,说不定就能打动长生公子,获得长生公子赐下的功法宝物,不比战神殿或九空无界香?”

“是啊,斗破中的斗帝强者,很可能是超越武神的存在,如果能够得到斗气修炼之法,修炼到斗帝……嘶!”

“醒醒,大白天做什么美梦,就算给你斗气修炼之法,你就能修炼到斗帝?”

“斗气大陆不比咱们九洲大陆小,但有几人能够修炼到斗帝?”

“即便修炼不到斗帝又如何?就算修炼到斗皇斗宗,那也是赚了!”

“不说斗气修炼之法,只要长生公子随便赐我点仙缘,我就满足了!”

“不说了,我要看萧炎大战魂天帝了!”

“长生公子下期将发布天帝三部曲,不知道是何等恢弘浩瀚的世界?天帝征伐天道?”

“若是能够得到那个世界的修炼之法,那就一飞冲天了!”

“为什么要等两个月,我的天啊,太难受了!”

……

随着长生书阁的消息传开,九洲大陆一片沸腾,旗亭酒肆、客栈酒楼,所有江湖豪客茶余饭后都在兴奋议论着。

每个人手里几乎都捧着几本书。

有的是诛仙,有的是雪中,有的是斗破。

李长生的小说对他们来说就跟武功秘籍一样,让无数江湖豪客爱不释手,随身携带,随时阅读。

虽然大多都没有获得功法宝物,但只要机会他们就不会放弃。

他们相信自己的诚意一定能够打动长生公子。

说不定哪天就获得赐予了。

……

大秦王朝。

阴阳家。

罗生堂。

黑袍罩身、带着面罩的东皇太一手里拿着长生书阁最新的消息和斗破下卷,眼中带着浓浓震撼:

“天帝三部曲?天帝征战天道?”

“天道……”

东皇太一脑海闪过无数念头,阴阳家脱胎与战国七国道家,道家如今又分为了天宗和人宗。

其中天宗之人,修的便是天道。

对于天道。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天道本身也有多重含义。

天道可以是一种道,也可以是世界本源意识所化,主导天地万物运转……

“两个月后去长生书阁听听……”

东皇太一心中决定,不说李长生可能是仙人转世,那至少武神级的修为,也足以令他仰望。

不再多想,东皇太一打开斗破下卷看了起来。

他有种强烈的直觉,抓住李长生这条粗大腿,比他一直以来追求的苍龙七宿更有意义。

……

咸阳。

章台宫。

一袭黑龙袍、头戴十二冕旒、年轻却带着厚重威严的嬴政端坐在书案后,手里拿着奏折。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里面蕴含太公兵书?”

“昔年周文王于渭水得姜尚,奠定大周八百年基业,这太公兵书倒是不错!”

嬴政低声呢喃,然后道:“传令章邯,搜寻屠龙刀的下落,将其带回!”

“是,陛下!”

随着一道恭敬的声音响起,一道宛如影子般的身影快速消失。

嬴政没有理会,继续看着章邯传来的消息。

“天帝三部曲,天帝征伐天道?”

“天帝……”

嬴政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天帝’二字,隐隐有种兴奋之感。

“呼……”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嬴政压下心中万千思绪,拿起斗破下卷打开,安静看了起来。

……

大清王朝。

“元清胭脂榜第一美人香香公主霍青桐……”

清帝眼睛放光,兴奋道:“果然,我大清地大物博,人杰地灵,岂是大元可比!”

“不知道香香公主霍青桐是何等美貌?”

清帝心中蠢蠢欲动,脸上炙热溢于言表。

“皇上乃是天下至尊,富有四海,像香香公主霍青桐这样胭脂榜首的绝世美人,唯有皇上才有资格拥有。”

韦小宝弓着腰,一脸谄媚道:“皇上何不下旨,将香香公主与霍青桐纳入宫中?”

“虽说长生公子庇护胭脂榜上的美人,但只要胭脂榜上的美人愿意,长生公子也管不着!”

“以陛下的龙颜天威,哪个女人能够拒绝?”

清帝闻言,眼神更加亮了。

李长生功参造化,一剑斩武圣,即便他也忌惮不已,不敢招惹李长生。

但韦小宝说得不错。

只要对方自愿。

李长生也无话可说。

而他作为皇帝,天下至尊,富有四海,哪个女人不是做梦都想爬上他的龙床?

“小桂子,朕现在封你为钦差,代朕前往,将香香公主霍青桐接到宫中,朕封其为贵妃!”

清帝看着小桂子,叮嘱道:“朕许你便宜行事,只要不过分的要求,皆可答应,不可强迫。”

“皇上放心,奴才明白。”

韦小宝露出一个猥琐谄媚的笑容,不就是威逼利诱吗?

他很熟。

“奴才保证完成任务。”

韦小宝拍着胸脯,声音铿锵有力。

“朕等你好消息,回来重重有赏。”

清帝很高兴,对于韦小宝的能力,他很信任。

对方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

十方域。

凌云窟。

如今的凌云窟十分热闹,赧然成了无数江湖武者眼中的寻宝地、香饽饽。

每天都有无数武者在这里进进出出,在九曲十八弯、错综复杂的洞窟中来回往复,寻找机缘。

不过凌云窟就像一个迷宫,错综复杂,想要找到机缘也不容易。

这一日。

聂人王再次来到了凌云窟。

他背着血饮刀,站在大佛之前,眼中带着追忆,当日颜盈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

他本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并且还先后跟了破军和绝无神,并且还给绝无神生了一个儿子。

咔咔!

聂人王十指紧握,骨节咔咔作响。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北饮狂刀聂人王吗?”

一个雄浑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雄霸从旁边走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雄霸!”

看到来人,聂人王眼中杀意冲天,锵的一声拔出雪饮刀,怒视着雄霸。

如今他可是成为了江湖笑柄。

究其原因,都是雄霸害的。

“聂人王,你还是这副暴躁莽夫模样,难怪颜盈弃你而去!”

雄霸满是叹息的摇摇头,走到聂人王身前,低声道:“上次忘了告诉你……”

“你夫人,很润!”

“啊,我杀了你!”

聂人王眼睛瞬间红了,一刀劈了过去。

轰隆隆!

刀气纵横四十米,将滔滔江水劈开。

雄霸已经侧身闪过。

“三分归元气!”

没有任何留手,雄霸使出了自己的绝招,真气勾动天地之力凝聚的圆球对着聂人王轰去。

“红杏出墙!”

四十米长的银蓝刀气竖劈而下,正是傲寒六诀第三式。

原本这一式叫雪中红杏。

但因为聂人王恼怒妻子颜盈移情出轨而变招,刀的恨意更恨,名字也变成了红杏出墙。

轰隆隆!

三分归元气与傲寒六诀激烈碰撞,刀气纵横,一下吸引了周围无数前来寻宝的强者。

“是雄霸!”

“还有聂人王!”

“有意思!”

“两人也算同道中人,却生死相向,可悲可叹!”

“正因为是同道中人,才生死相向!”

“道不可轻传!”

“这个道正经吗?”

一个个武者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望着雄霸和聂人王对决。

两人都是半步武皇级别的强大存在。

一时间。

打得难解难分。

“想不到聂人王这些年实力进步不小啊!”

雄霸越打越心惊。

这些年他实力提升不小,但聂人王似乎提升更大,让他差点压制不住了。

不过他的实力依旧强于聂人王。

“三元归一!”

这是雄霸三分归元气中最强的一招,风云霜三种力量融合为一,化作一个水球重重砸在聂人王身上。

“噗!”

聂人王倒飞出去,砸在大佛头顶,喷出一口鲜血。

“不愧是雄霸,武皇之下,怕是少有敌手,真是太强了!”

“聂人王这次怕是跑不掉了!”

“是啊,这次可没有火麒麟能够把他叼走!”

围观的武者一阵叹息,就像武大郎去抓奸夫西门庆,却反被西门庆锤了一顿。

聂人王此刻就是这种情形。

“嗯?”

突然,雄霸以及周围武者神色一动,只见重伤的聂人王站了起来,身上气息暴涨,一双眼睛满是猩红,犹如入魔一般。

“这……这是……”

“是……是聂家祖传的疯血发作了!”

“什么疯血?这是神兽血脉,麒麟血发作了!”

“听说疯血发作,实力暴涨,不知道这个状态的聂人王能不能打得过雄霸?”

围观的众人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期待。

他们还没有见过神兽血脉。

今天终于开眼了。

“神兽血脉疯血吗?”

雄霸眼神凝重起来,不敢大意。

再次使出三元归一。

嘭。

然而这次,三元归一失效了,被聂人王随手一刀破掉。

“嘶!”

所有人吸了口凉气。

三元归一的威力,他们刚才已经见识了。

直接重创了聂人王。

但开启神兽血脉的聂人王,却轻松挡下了。

这实力暴涨,恐怖如斯。

聂人王猩红的眸子盯着雄霸,一刀劈下。

轰!

雄霸的护体真气如同纸糊的般被撕裂,整个人被劈飞出去,胸口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深可见骨。

“要死了吗?”

雄霸捂着胸口,望着走来的聂人王,眼中满是不甘。

他霸业未成。

岂能死在聂人王这个废物手上。

“不能!”

“我绝不能死在这个废物手上!”

雄霸心中呐喊,整个人变得疯狂起来,思维变得前所未有的活跃。

忽然。

就在聂人王一刀劈下之际,一道灵光骤然闪过。

轰!

四十米大刀落下,尘土飞扬。

无数武者瞪大眼睛,带着好奇和叹息:

“雄霸死了吗?”

“一代枭雄就这样落幕了?”

“这就是神兽血脉的恐怖吗?”

“可惜聂家的神兽血脉是不可控的,会使人疯狂!”

“嗯?”

“怎么可能?”

原本议论叹息的众人倏地僵硬在原地,不可思议的望着前方。

只见雄霸傲然而立。

周身气势如同火山喷薄般席卷四方。

一股武道皇者的威压充斥每一寸空间。

“这……这是武皇?”

“卧槽!雄霸竟然在生死关头临阵突破了?”

“这怎么可能?”

“莫非这就是天命之子?”

无数吃瓜群众惊呆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雄霸竟然临阵突破,成武皇了。

太戏剧了。

“哈哈,我雄霸果然是天命之子!”

雄霸开怀大笑,身体缓缓浮空,感受天地间可驾驭的天地之力,前所未有的兴奋。

“聂人王,现在该我了!”

雄霸扭了扭脖子,对着聂人王隔空一拳。

简简单单的一拳,没有任何招式。

但周围天地之力凝聚,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印,重重砸在聂人王身上。

即便开启了神兽血脉的聂人王,也毫无反抗之力被一拳砸飞。

这就是武皇之威。

“可恶。”

聂人王砸在凌云窟前,因为重伤的关系,摆脱了疯血的控制,恢复了神智。

他知道自己不是雄霸的对手,强忍着伤痛,一头扎进凌云窟。

“等我找到完整的傲寒六诀,突破到武皇,再找雄霸算账!”

聂人王朝凌云窟深处钻去,留下一道充满无边恨意的声音回荡在天地:

“雄霸,我还会回来的!”

……